死亡

平民

灰塵蜷縮在縫隙
悄然迎接死亡
碰見曾經的想像
歡愉朝向消亡

懸若天燈,入大殿,眾人掩面,眼角攀淚。
寂靜午後,不曾如現在
迥異於外,步中亭,此物不該,如此自然

刺眼。怎會如此閃亮
作罷
屬於她一人的禮堂
讓聚光燈盡情照亮

我的阿,摯友即將視我墜入海溝
我的阿,雙腿仍想淺嚐秋末垂柳

不想睡前的我是否清醒,但求往後能夠永遠醉酒

但期望已經太重
就留給河中擺渡蟲,替我蠕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