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掉敖羅斐乃的頭顱

曾倍歡

身上的光還沒乾就停了
不負責任的新月

魅影從刀鋒削來
黑紅裡一點白

風停了
雲散了
將軍走了
於是,衣亂了

月亮永遠懸掛於時間長河中
我從前一天來,要找的人是你
你往後一天去,便不見了

突然地來,突然地走
漸漸明白
他們之間沒有突然
想好了才會來,想清楚了才會走

個人和族人的迷宮
我什麼也不是,不屬於戰鬥的利劍
只是回聲、時空、漫漫

昨晚我殺了一個人
她勇敢高大,顯然有以色列的血統
鋼劍刺進頸口,稍稍偏左
他頹然倒地,成了吃食
鵝黃燈下的吃食
身邊空無一人


在褐色的水面上
逃逸的船只沒有帶上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