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夢網

hydrodynamics

夜幕低垂盤踞著遠山稜線
山的另一面 是普魯士藍的午夜
起伏在山巒脊線 漂染過光的黑
沒有誰聽見誰 瑣碎的假寐
臨睡前的一瞥 全停留在捕夢網前

山的這一邊
小小的幽暗房間
一對疲憊的眼
蜷縮在靜謐漆黑 不時窺看人間
收攏著捕夢網上的語言 逐字翻閱

『 記得曾有人將唇停留在我眼眉的中間,但我總先闔上了眼預習告別。 』

『 一路逆著風行,會不會偶遇一朵沉甸甸的水雲解鎖汛期。 』

『 回去的路總是太遠,每往返一回就會夭折一些思念。 』

『 要記得為所有惡意的恨,都留下註解的里程碑,憂鬱火舌才不會蔓延到獨留給自己的繾綣。 』

『 總想要把話說得抽象隱約,卻又在咀嚼時順著喉結一併將自己吞嚥。 』

『 收緊韌帶關節,我想當生命是最後一場跳躍。 』

『 為何脫下錶,卻沒擺脫時間。 』

那些年欠缺的勇氣已成為後來的你,對後來歲月的全部虧欠。蹉跎過的畫面一幕幕浮現,成全了你容顏的轉變直到今天;沒愛到想愛的人、沒過上想過的人生、沒做到最想作的事也沒成為最嚮往的,那個人 。
時間,只是讓你將披戴在身上大大小小的裂痕,全縫成歪斜口袋,只要隻手探向胸前,就能伸進午夜的海岸線,淘洗藏在暗袋裏那些年的陰暗面。

細腳蜘蛛將網忘在牆邊
故事的章節 任季節風漲退成潮間帶
這段往事已住過太多懸念 已顯得老邁
你只能將剩下的低迴 種進促狹的盆栽
但時間已走得太遠 回頭再看看
已沒有誰還在後面推 沒有誰再給你澆水

回憶吐起煙圈 吹進夢裡你仍睡的香甜
倏忽在前 繚繞往事的庚斯博羅灰
是籠罩在山雨之前 灰撲撲的天
是滯留鋒面 在身後揣著光線

光的描繪 陰影反推
色階裏的欠缺總是相互成全
你只是投身其中的緣或罪 在彼岸之前

那人喃喃說著:『 你累世的隱晦仍一路伴飛,生生不息開得豔美。 』

那對仍疲倦的眼 望向寂靜漆黑
彷彿又多了些傷悲 他仍不能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