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你我流浪在昨夜的縱深正為明日的鏡像頻頻密會

耘乙

何其處也,必有與也。
何其久也,必有以也。

——節錄《詩經:邶風 • 旄丘》

你修飾月光的旋律,好隱瞞九十九次,流浪在昨夜的縱深
從一開始就停留同一組維度的論述中,偏你做夢時,看不準日子的邊距
當我親近鏡中的你,反映雙向的取悅;瞧!彼此大方地密會
一間房內的高潮,我承諾,所有三人沙發上都喜歡影子的價值
每每加持,歲月的憧憬,將頻頻路過,明日的鏡像

這一天,風信子響起了,聞得老房子漏雨,我又可以兜返時間的搖籃裏
你酣然愛睡在母親的酒渦,鼾聲哭聲,同樣解咒的口音
在頑皮的童年懷念:毛蟲、謎語、初戀和失戀
最怕肚子餓了,每趟低頭閒堆積木,仍能聽到翻腸的空鳴
你灑上糖末的紫薯稀飯;我的味蕾啖著薄薄的甜汁

你從小已知,天使鳥依樣優雅的預期,梔子花開
然後相信,你種的月桂葉落在我家的鯉魚塘,慢慢地蕩漾
歡迎你也進來我成長的洗禮,我還牢牢抓緊,大地所恩賜的小名
早在領收連串的啟蒙,以不卑不亢的青春,開腔共鳴:
這花花世界——其中薔薇灼灼,偶爾,蝴蝶迷途了

在懸疑的暮光,小鎮帶失了我們;你落跑後,傳說生肖腐爛
我亦借助,一種非常個人的圖騰,匆匆閃過,夕照之城的痕跡
讓鏡子裏間歇性相對:夢與醒,一個模糊的機遇,這就對了

都跟以前一樣,果然一切順利地應許,我的夥伴從沉睡中醒來
夢境開悟了你,祗因一言永夜,我寄託初民的春雷
時常一對一,遷就耳邊長久的感嘆號!沒有不經你的同意

曠野出現神秘的召喚,遠自天外,認出是夢魘的迴聲
星辰的嘈雜,翻越恍惚的狀態,我無法從幻曲中抽離!
我要了轉瞬間,更迭縹緲的詩想而斷送過去,不懂如何釋放童謠在天真
你有你眨眼的時候,撒嬌於雪白的頭髮數綹!虛報了好幾環的年輪

我們坐在窗畔默默看守,多篇關於雪髮和霜鬢的詳文
你倒動容,從回家沿途的朝露滑落,一涓一滴,潺淚趁著陌地
沮喪從戰爭的反省,不管舊與新,天天都沒停噩耗
夢裏,我倆親自扣上鐐銬,凝重磨練光陰的悼詞
你則拒絕在防空洞坎裏的破語錄,又不得不見習,一件共同的遺書
兩人相摟風中,夜襲地段仍在焚燃,互聽叮嚀便無言了

你歸屬鏡子以來,每顧映像的迴旋,既為重逢我的胎記
何其迷離在蓮花前,你將自己夢中的寂寞流傳下來
我們若能謳歌,一點點,懷舊的午後;抱歉!那願景一掠而往
夜黑了,我遙望著星空,即使發送天燈的禱辭,未來最後一次
你又怎好取信史詩一節,披紥裹屍帛布一條,也會穿戴面譜一張
月下你坦求我的成全,一口氣就吐了十三句話……救贖的故事尚沒講完

2022-8-28。紐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