僕人

雪里

回完大量的信件之後回到起居室,程玄佐不管採取什麼坐姿都覺得心裡不爽快。

雖然說幫忙一起回潘兒酌該回給團隊、幕僚、各色階級的人寄來的信,只算是一種幫忙,但是他的個性是要做就要做到最好,離他心中的最好,就差了那樣一份。

他想著要不要跟賢墜名討論,但是平常聽兒酌轉述巫守跟墜名忙碌的行程,又覺得或許不要再給兩人添麻煩。玄佐雙手摀臉,坐在起居室的沙發上,感覺自己有些幫不上忙。署名「蜂蜜」者寄來的信件,充滿了極度自我表現的意圖,這位蜂蜜以大量的信件擾亂了平日正常的工作量,手寫字跡讓人感受到他/她的熱忱,但所不斷訴說的幾乎都是飄渺不可實現的事情。

他/她一定很寂寞。程玄佐在近日回信的辦公時間,時常浮現出這樣的想法。

他想幫上忙。

除了結束日常不尋常的工作量,他更出於自己的好奇心想一見蜂蜜。玄佐內心幽暗的角落有聲音告訴他,蜂蜜一定是極為歇斯底里之人;但大部分時候他更想直接正面回應蜂蜜,程玄佐的自我善良的部分不斷的說服他,只要能聽蜂蜜說一席話,也許可以幫上蜂蜜的忙、幫上潘、幫上遊因斯。

寂寞的人,充斥在世界上啊。

他換下工作一整天沾滿各環境氣味的衣服,打算洗好澡後跟墜名聊聊,晚餐時間之後她應該都在隔壁房裡,沒道理必須為了不是自己的國家,讓自己過得比在故鄉更加鞠躬盡瘁。

賢墜名默默聽程玄佐談,時不時點點頭,看向這個急欲表達自己想法的青年。她的心裡默默想著,程玄佐總是把他人的事情視為自已的事情。

她一邊聽,一邊想著,該如何告訴程玄佐他可能會失望呢?世界上的事情並不盡完美。很多時候累得跟什麼一樣,卻還是有無法辦成的事情、無法實現的願望。

她點點頭,在適當的時候拋出一句,「玄佐,你覺得你是理想主義者嗎?」

「真正的理想主義者是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願望斷成節、煨成灰,再來從那斷片跟灰中,發現自己更美好、更高遠的願望。」我覺得你不是這樣的人,賢墜名頓了頓,說。

程玄佐專注地凝視著她,而她又說了:

「你可能會對那位蜂蜜失望,而我覺得就我認識的你,是容易沮喪的,你……的傾向比較感性,如果沒有辦法不被影響,至少心理要先預期會發生這種情緒波動。」

程玄佐本來想說什麼,但還是安靜細細品嘗這番話。

潘兒酌幫程玄佐把官方回覆的信件用了蠟封好,一連捆了三四十件,以麻繩綁好交給他。「真的是,光蜂蜜一人在這三四天就寄了這麼多信來,希望程玄佐你當面交給他/她可以讓他感受到官方已經打算重視他/她了。」

而潘兒酌沒有說出口的是,希望那位蜂蜜可以就此結束氾濫的行為了。潘兒酌仔細打量著程玄佐的表情,想從中刺探出他的情緒。程玄佐以若無其事的表情把信收進小布包裡,束緊開口,押了押帽子。

「潘,你有話想對那位蜂蜜說嗎?」

「我沒有特別的話想說。」

「這樣啊……!我以為你會叫我嗆他/她!哈哈哈,我是開玩笑的,雖然有點緊張,但又彷彿感覺沒有多少緊張。我還滿以我的想法為榮的,我覺得就算今天的會面幫不上忙,至少我已經有努力實際採取正確幫上忙方法的作為。」

潘兒酌露出很不滿的表情,雙手交抱在胸前,以毅然決然的口氣說:

「我們從來就不覺得哥你會幫不上忙阿。」

程玄佐感覺心情受到照顧,默默沉默接下兒酌的好意。他提起小布袋,墊了墊重量確認有把錢幣也帶著,說聲「我走囉!」,便開始醞釀準備見那一位的心情。

坐在公用馬車裡,看著搖晃的景色、漸遠的森樹林,接著要前往的地方是署名蜂蜜者所在的市鎮。程玄佐回想起,那三四十封信件,潘兒酌跟他也親自用手一筆一劃的寫下回覆,而且寫得比蜂蜜都長。蜂蜜的願望,一定僅僅只是希望有人重視自己,看見自己。

他事先也想過他/她可能是心理生病的人。以他這次見他/她的方式,也許只能治標不能治本。但是已經至少是正在採取企圖治癒他/他的行動了。如果是不能溝通之人,又該怎麼溝通?如果對方小看自己,又該如何說明?他揣想著各種可能性,認真的把蜂蜜的事情放在自己心上,不知不覺,他變得比以往更加穩重。

結果抵達蜂蜜的宅邸,經女主人說,蜂蜜是位長期臥床的病人,程玄佐如果要見他,只能進入他的房間。他點點頭,心裡默默感到遺憾與恍然理解。「靴子請放在這裡。」女主人說。

初進室內,程玄佐看見窗簾的顏色十分質感,蜂蜜是位滿臉白色鬍渣的長輩,他的視線從看向一旁的窗外,到察覺程玄佐入房,再以驚訝的表情看向來者,程玄佐把這些都收入眼底,低了低首。

女主人善意的提醒道,「我先為兩位掩上門。」而後走了出去。

蜂蜜長輩看著程玄佐站著對他鞠了一躬,看著他把袋子裡的回覆信件拿出來交給他,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顯得非常驚訝。

程玄佐早就決定好第一句話要說什麼了,「我是信賴著您的僕人,有什麼幫得上忙的,請盡管吩咐。」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及更早之前,他就已經準備好要面對無盡非理性的惡意。

蜂蜜長輩露出固執的神色,「我是受害者,整個遊因斯對不起我。」

程玄佐心裡因為這句話而有個底,他同時有半氣憤、傷感、無能為力,非常想要幫上忙的心情。「我,立時在這裡聽您說。」然後他詢問過後幫忙把窗簾拉開,讓陽光照進來。語氣也溫和。

────那遊因斯明媚的陽光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