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鈍的 / 明亮的

雪里

若是縱身墜入如同一個大水池般的空中,總會有廉振翅飛來接著她,迅速飛上更高的地方。龍騎士的坐騎並不威風,不過非常纖細、敏感。廉能聞出龍騎士身上衣服洗的太過、肥皂水的味道。當廉把牠的尾巴高高豎起,龍騎士就知道牠不高興了。

在一個空島上,蝴蝶飛舞的林野裡這一對正歇息。龍騎士慵懶地靠著廉,讀著小說。
「我在睡覺。」廉說。
「我知道,但我只是小聲地讀著小說嘛!」
「妳應該明白我的五感很超群。」廉穩穩地再說。
「你好遲鈍,既然你的五感超群就應該聽清楚我剛剛唸的小說內容!」
「妳這小妮子,還當真當我是遲鈍的?」
「那你就該明白我是不留痕跡的感謝你。」龍騎士昂首驕傲的說。
「……。」

蝴蝶停在龍騎士手指按壓的書頁上,剛剛她所唸的段落是「留意龍的姓名,若單名則只事一主,龍騎士將不可欺。」

醫院裡過分明亮的燈光,讓朝露覺得每個人都格外疏離。因為可以很清楚看見他們的模樣,沒有曖昧的空間。她想要愛人啊。在死之前若是還可與人親吻,若是,還可以就著光梳理他的頭髮,就非常幸福了。

昨天,神秘的匿名朋友送給了朝露一盞小夜燈,明亮的程度剛好是她心中最喜歡的,她非常高興。只是,她想要分享的對象,仍舊不存在。她覺得自己好像花痴,常暗自哭泣,明明只是,想在死之前談一次戀愛。

怎麼就沒有辦法呢?

時序入夜,護士定期告訴她要加油,她定期微笑。在充滿著氣味與說話聲的空間擁著小夜燈,時序入夜,她安靜地把小夜燈當成自己的寶貝,親了它一下。「你要永遠存在。」這麼說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