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樂園的

雪里

「沈盟看起來什麼都沒在想。」程玄佐是這樣覺得。

雖然說今天學姊要幫他們兩個介紹女伴,但是為什麼去遊樂園就一定要男女成對呢?沈盟跟玄佐站在一個他們自己有點想遊玩看看的遊樂園門口等著買票。在等待的時候,兩個人都融入了周圍輕鬆、愜意的氣氛當中,沈盟感覺的到入園的遊客們那充滿期待、擁有可以揮霍的時間的某種奢侈感。

程玄佐把手機在黑色長褲邊敲了兩下說:「完全聯絡不上學姊。」
「她該不會是忘了這件事?」沈盟一直站在可以看見前來買票處的人們的入口,但是果真一直沒有等到學姊。
「不可能吧?那那兩個女生也總不會就這樣不出現阿。」他們等了片刻。兩個人都是完全不會不耐煩的類型,不過都不禁有點擔心學姊跟本來要出現的女伴們。玄佐跟學姊比較熟悉,以 Line 詢問學姊的結果是,本來要跟他們一起遊玩的兩個女伴臨時被她們社團的學長請求支援活動。「假日嘛,真是抱歉哪,今天只好我陪你了。」玄佐說。沈盟一個微笑。「沈盟看起來什麼都沒在想。」程玄佐是這樣淡淡的覺得。他也盯著沈盟看了一下。

過於溫暖的風吹過來,大把大把的日光篩下來,他們的腳步也輕快起來,遊樂園大聲放著不符季節的 Last Christmas,所有遊客四散各有方向的移動,信步或者卻步,充斥著笑聲以及呼喊聲。Last Christmas 與背景氣氛融合的無懈可擊。走在非常非常寬敞的大道上,遊樂園的花叢沒有可以被留心欣賞,但是夏日之花與夏日之愉悅氣質一致。沈盟跟程玄佐無語,卻是令人感到有默契的沉默。

沈盟首先開口說,「我不要玩那種很恐怖會拋飛或者刺激感逼人的。」玄佐這就拍了一下沈盟的肩膀,「放心,我來介紹你你會喜歡的!」說著指向 3D 電影座位體驗劇場。兩個人走過去,「你確定我會喜歡這個?這個也太溫和了吧?」沈盟不留情面的小嗆道。「诶,是誰說不要刺激的?」玄佐也十分親暱的開口質疑,但沈盟最後體貼的說:「唉,那你說說你喜歡什麼,我盡量陪你玩。」

玄佐知道沈盟口中只是不說,但是多少也想挑戰一下他自己。兩個男生互相體貼的結果就是玄佐說──「那我們先去排海盜船。」
兩人排隊買了霜淇淋,覺得天氣實在是太熱,都感到口渴,不過心裡也想著雖然一直狂流汗,不過這就是夏天、這就是遊樂園!從前去遊樂園的記憶皆與今日重疊,大熱天雖然困擾,但是冰品也算是某份必體驗的選項。
玄佐在等待的時候沒有什麼特別的情緒,他認為就是簡單玩一個沒什麼心理克服難度的遊樂設施,可是沈盟並不這麼想,沈盟向來不喜歡太多刺激,不管是平日的生活或者是在這種娛樂的方面,他卻也想一試,什麼特別的感覺都沒有、假使就只是玩玩那些無害型的設施也太可惜了這一次的票!玄佐的海盜船選擇,恰好對他來說是剛好的挑戰。他感到有些期待。

前面有一個家庭,幾個互相是朋友樣子的人。留意到的時候,歌曲已經從 Last Chistmas 換到日式搖滾。玄佐被工作人員推上去要跟不認識的人一夥搭,他急忙表示自己跟沈盟是要一起的。

在等待的時候,看著那座海盜船,程玄佐有點沒把握沈盟會不會喜歡,他告訴自己每個人對於自己的各種行為都有可能後悔,沈盟對於聽了自己的建議當然有可能會後悔,不過後悔也算是一種經驗值,吧?他的沉思沈盟大概不會發現,嗯因為沈盟看起來沒有特別的異樣期待,玄佐看了沈盟的側臉,聽著遊客們歡快的尖叫聲,回想起自己小時候也是很會尖叫的,現在,倒是不怎麼習慣叫喊,瞇起眼睛勾起了淺淺的微笑。

沈盟看起來很悠閒,其實心裡壓力大到有點緊張,他不是沒有搭過,回想起那感覺,發現自己只記得每一次下來之後都很後悔,但是過了幾小時那份後悔就轉成某種不確定。工作人員把等待線拉開了,他終於又再緩步走上海盜船,決定位置的那個片刻,程玄佐首先走到海盜船在中心的柱子跟最尾巴之間的再中間,等於是刺激感最大與最小之間適中的地方。「突然想跟女孩子坐,而不是希望旁邊是你。」玄佐笑著開玩笑,他知道這種程度的話不會傷沈盟。「我還滿高興旁邊是你的。」沈盟溫溫的說。玄佐一個呆住,工作人員走過來正好要檢查安全扣。「什麼嘛,這種程度的話我也會說。」玄佐在心裡想著難為情起來。

海盜船慢慢地晃,前、後,前、後,幅度慢慢加大,速度慢慢加快,兩人聽著小孩跟幾名女生的尖叫聲,都倔強地想著自己不能發出任何聲音跟示弱,沈盟感覺要從高處下去時腹部有種可怕的感覺,不能掌控自己身體的感覺還……滿古怪的,但是他也想著撐過去、撐過去之後這就算是一個隱形的勳章了!本來他是不會要嘗試的,現在都坐上來了難道要說出我就不要了這種與行為矛盾的話語嗎!玄佐是可以搭的人,既然如此,他也不會想要在這個時候讓玄佐失望。

「哈哈哈哈哈!呼──!」玄佐很是享受,他真的很喜歡這個,每一次的下去跟起來,這種下腹部收緊跟一盪的感覺,每一次體驗對他來說都不一樣,平常不會感覺到的事情,只有在這邊才能感覺的到,這種程度,相信沈盟也是可以招架的吧,想著不要叫喊,卻還是忍不住歡呼,他非常喜歡!

兩人後來買了爆米花。玄佐捧著爆米花,沈盟沒事就伸手拿。他們邊走著開始聊起天來。人聲跟音樂與步伐,都以最放鬆的狀態彼此扣住。

「你親戚會一直追問你將來科系的出路嗎?我親戚會耶,每次都覺得很煩。」玄佐說。
「反正不管科系的出路是什麼,我自己有我自己的目標,那個跟工作又是不相干的,我覺得,我只要畢業後有更多錢跟時間幫助我達到那個目標,薪水多少我倒是不在意。」沈盟丟了一顆爆米花入口,「錢很重要,但是目標只要能完成,只要心中有計畫,為了那個的錢就算只能慢慢累積也無所謂。」

玄佐覺得沈盟還真是不一樣,他個人是沒有什麼方向的,總是覺得沈盟對事情都有自己的想法很棒,也多少覺得沒有目標的自己好像不能一直這樣下去。雖然這樣想……自己在遊樂園的方面姑且還算是能帶領沈盟,也許每個人擅長的東西不一樣。沈盟的目標是什麼,他當然知道,在他自己擅長的領域達到一個高度,為了那個連工作也不會特別執著,沈盟是比較理想執著型的。

兩人正走著,水舞開始了。他們慢慢跟著遊客聚集到水舞的廣場,就那樣一起看著水花在陽光下晶亮噴湧。「這就比較涼快了。」兩個人呆呆地看著作如此想。兩個人都不太會欣賞這類型的美好,而也不太有這方面的浪漫,但是看到一個小孩子衝過來說:「哇!媽媽妳快過來!爸爸你快過來!這個好厲害!」時,沈盟跟程玄佐也跑起來,沈盟突然想到還有跟水有關的設施嘛,跟玄佐表示了一下,「嘿,那個我就很喜歡!好像是叫做急流泛舟?」「對對!一邊旋轉一邊飄在河裡曲折前進那個!」玄佐也很喜歡那個。

「那個很好玩欸我們要不要去排隊!」沈盟喊出來。
「沈盟你突然激動起來好難得。」程玄佐想起偶爾沈盟也是會這樣,畢竟每個人對自己真心喜愛的事情都會有不加保留的時候。

「真的很喜歡那個。」沈盟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我也滿喜歡那個,沒關係啦又不是只有你。」玄佐笑說。
沈盟也感到有點難為情。

「呼──!」「你坐過來一點不然會被濺到。」「搞什麼我都濕了。」「哈哈哈哈哈這樣很涼欸!」「呼──!」「我真的滿喜歡這種比較溫柔的刺激感。」「沈盟你喜歡的類別還滿好被理解的。」「哦,原來是嗎?」

兩個人玩到身上半濕,沈盟心血來潮想去買副太陽眼鏡,兩個人在賣帽子的架子前猶豫再三,他們對於殺價都非常不在行,店長是個非常瘦、皮膚黝黑,看起來有點刻薄的中年男人,店長一盯著沈盟看,沈盟就跟玄佐說,「我真的覺得這邊的帽子賣太貴了。」玄佐領著沈盟走到有許多遊客排隊的隊伍後面說悄悄話,「那個店長感覺很不好說話,再說這邊是遊樂園,帽子當然貴!」玄佐有點強硬的口氣,但其實是在試圖說服沈盟。沈盟想了一下,還是跟玄佐說,「哈,那我只想買太陽眼鏡,待會我拿太陽眼鏡去付錢,付了錢之後借他們的帽子戴一下應該比較可以被通融,到時候你幫我拍一張照。」說完沈盟選了一副適合他的深褐色眼鏡,玄佐等他。

結果沈盟真的不適合太陽眼鏡加帽子,他比較適合單單戴帽子,玄佐心想。他並沒有說出來,溫和型的沈盟在照片裡都淡淡的微笑,但是因為太陽眼鏡遮住了他的眼神,變的造型重點有些偏了。玄佐自己沒有拍半張照片,沈盟也沒有問他。

玄佐在最後想一試最刺激的那座遊樂設施。走過去的路途中,玄佐變得更為活潑、說了更多的話,沈盟把這個觀察在心裡思量,有點滿足地想著「他好像每次都這樣」。他們兩個在聊大學英文畢業門檻,兩個人的文法跟字彙程度都特別好,正辯論著大學裡的口說練習社團的參加必要性。沈盟覺得有必要盡量說,玄佐是練習聽力派。程玄佐的主張是:「一直聽英文母語人士講英文,如果每天聽的話,當然那些口音跟單字還有句型的用法會慢慢被內化成自己的語感,不是嗎?」「可是內化跟輸出的過程很不一樣,這之間的轉換會需要實際嘗試、實際經歷跟練習。」沈盟堅持。玄佐接著說,「是沒錯,但是我覺得非英語母語的人,就是我們大學生群聚在一起練習,接觸的都是非道地程度的人,你真的覺得可以學習到嗎?」「不能說是最好的學習環境,但是一定可以得到某方面的刺激跟練習。」沈盟是這樣回答。

「你大概就是追求真實刺激的人,所以才要去搭那個遊樂設施。」沈盟又再說。他僅僅只是陳述他心中的事實,並沒有任何負面口氣或者言外之意。
「你大概就是穩穩著做,給予自己適中的挑戰的人。」玄佐直指沈盟本色。

舒適的沉默橫亙。

「我們會一起來這邊,還是滿不錯的。」其中一個人又說。「對阿。」另一個又放心回答。玩了數個設施,黃昏的雲朵柔和漂浮在他們正將成為回憶的顏色上,兩個人都感到很珍惜對方,雖然並不說。

現實的問題卻是兩個人都餓了,不過遊玩的執著一直比身體,比生理的需求更加重要,沈盟尤其是平日在堅持抽象價值這樣的人,而程玄佐也總是跟上沈盟。終於,走到目的地了,兩個人同時抬頭仰望那個巨大的遊樂設施,無比傷心的情歌背景音大聲放送,遊客們的氣氛跟早先有些不同,更接近平日群眾的感覺。「你要上了嗎?」沈盟難得語氣活潑。玄佐也點頭,「你在這邊等我,真的今天來一定要搭到這個才回家的!」無比傷心的情歌背景音大聲放送,樂音幾乎掩蓋過兩人的對話。

遊樂園的燈光慢慢點亮,夜晚的城堡看起來跟白天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白天的遊樂園就真的著重在「遊玩」,而晚上則著重在「體驗氣氛」,如果就身在故事裡,希望這一天永遠不要結束。有著修長雙腿的沈盟靠在花圃邊拿出手機,仔細檢查訊息。本來要赴約卻因為有要事沒出現的他的女伴發了道歉的訊息,「真的感到十分抱歉」,沈盟讀著大約是這個意思但是語氣更為活潑表現的訊息。「沒關係啊,我跟程玄佐兩個人也玩得很愉快。」他在要發出這則訊息前想了一下,又按下修改,「沒關係啊,我跟程玄佐兩個人也玩得很愉快,下次再約,下次換成我們帶妳們玩。」發出去了他才敲頭想了一下又、再一次感到後悔,自己只敢玩海盜船,如果真的有下一次,他們 3 個都要麻煩程玄佐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