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

曾倍歡

我是妳草原裡唯一
匹馬
滿身泥巴 粗糙
追逐妳的時候
只在白天
黑夜太暗 星星也墜落
我奔騰 昂着頭
每回快要吻上時
妳又遠了
陽光會刻下我的功名
一個方向 直跑
我從未質疑過妳
直到
經過的農夫
大聲吆喝:
那是你頭上的飼草,蠢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