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味的城市

語凡(台灣)

走在一個指北的城市
不經意的步伐
常被哀嘆扭成靜音
街道成為步履的一種探索

行道樹是建築物的呼吸
蹭蹬 踩空 踉蹌的意識
像騎樓的脈搏 跌宕起伏
更迭的街頭,劇情已然凍僵

陽光將影像溶解再凝固
裡頭有還原的想像
有淚水的期盼,但
沒有更新繁衍的跡象

反覆看著標示
是尋覓標的或覓得歸途?
落地窗內的雕花正看著
外頭人影在蕭瑟的移動下風化
如乾涸的溪流,不再激情

放棄臉上表情的人們
濃妝 淡妝 憂鬱 緘默 甚至歲月
全部成為口罩底俘虜
統一在邏輯的路口進出

頻頻踐踏色調的觸角
總是失去歸屬關係
且被劃入一則癱瘓的函數
更多的價值則被強制或遺棄

解盲的桎梏
仍潛伏在按鍵的縫隙
不時探視字詞是否尚且嚴肅
縈繞在詩裡的黠慧終於躍出:
繁殖更多的曙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