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後有詩

晚晚

找到那些流動的意志
一切爽口的,一下子把審美的曲折
都拉直了,合於生活切分成各種修辭

椅子是天空的
空轉載的氣候是海的
然而我們移植花
在詩人縫進的情節裡
長髮活埋的想像可以撩撥香氣
分神的人,於是推演微笑的意義

這天過後,上傳了超寫實樣本――
你與花、失落的鐘、流動的愛河
那位星期三的夢,坐在路旁
酸了失眠的窗口一句
沒想跌落成為人魚泡泡
被風沙刺破,才懂髮
不只是髮
哀傷加上微笑
原是相容的形聲會意

而要等梳頭摸到的髮莖轉白了
才懂雪的介入,一直是斜角
不是直譯的 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