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

煜軒

只需低首

便不必在意他人眼光
自己骯髒不堪的模樣
眼下僅見無盡道路
每步延續著時日
忘卻活著的意義
無語、無心、無望
靈魂桎梏於身
此身困頓世間
最後止步安躺盡頭之時
其實早明白今世
只是活著沒有人生
那刻才知道生死皆不易
我與他苟延
並無二異

一眼皆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