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射

 石堯丹

那一管幼長玻璃製成的權力
刺進我的靜脈
詭異的空間細聲地對我說:「儀式完成了。」
是否要進化?抑或變種?
如果能成為SuperMan
我必先要拋棄這個地球
搜索理性與情感平衡的地方
或者,創造只有我一個人存在的地方
可惜,此時我只感受到冰冷在我體內流動
來自不屬於自己的液體
都是一種不自由
它在窺聽我內心的說話
它在窺看我獨特的結構
它在,欲想控制我的思想
我改變了
在一管幼長玻璃製成的權力之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