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諾怡

木板繩索
膠板鐵鏈
那躍動的烈紅裙衣
坐上去
「那是屬於我的皇位寶座」
看似高貴,其實孤獨
向前
向後
在僅有的弧度中
她以為自己飛起來了

她一邊搖曳,一邊仰望
沒有早晨,沒有夜幕
只有昏黃,只有黯淡
全都在那小口透出

可惜
那躍動的烈紅裙衣
仍在搖曳,仍在仰望
她滿足,她安然
她稱之為「自由」

終於
她搖不動
她想停下來了
夠不著地,用腳尖摩擦土地
鞋履沾上泥垢
她停不得
手腕與鐵鏈纏上
不再躍動

痛哭,後悔,不甘
她已掙脫不了
待死亡的那天
一同被火化成灰燼
一灘在地
秋風起
散了,全散了


這次
她真的飛起來

1 則留言

  1. 描寫鞦韆上的搖動,最後與鞦韆融為一體一同火化,令人想起叔本華的一句:人生實如鐘擺,在痛苦與倦怠之間擺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