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封小信

雪里

Dear 奏,

或許我不是很會說話吧。時常冷淡地對待妳,但妳都能一一平撫我心中的皺褶,我雖然表面波瀾不興,但是妳在我的生活中已經……怎麼說,有了一席之地。寫這封信只是想回饋一些我的想法給妳。唉,前面提到的一席之地由我紙上說出還是會覺得難為情,妳也許要逗著我說這就是害羞,不過反正我是在紙上說話。

不知不覺我們的親密度從密切的朋友上升到密切的雙子,但是不禁會覺得有點害怕,會不會突然發生什麼意外,橫亙在我們之間?妳抱住我時,上身柔軟之處的觸感實在是太色了。但我又不能不罪惡的在考慮這些……。

本來以為我們的關係中,我會是引導的那個,因為我比妳更加強大。但是逐漸發現因為妳的關係,有人懂了我的這種知音感逐漸聚攏。因為習慣處理事情的順序是抹去感情之類的,所以有妳從旁邊幫我為可能得罪的人緩頰、在適當之處理解我,我……突然不知道除了反過來為妳做什麼,還有什麼是可以準確照樣照顧到妳的。我……希望妳就這樣一直在我的身邊。從紙上說,難為情的程度似乎可以大幅下降。

之前說過了提醒妳不要依賴我,反過來必須承認我也依賴妳,還是有點氣。有一天妳也會被喜歡的男生帶走,那個時候,明白了那種事情的當下,大概我會像蘇菲一樣立刻變成老婆婆。抱歉,在各種地方不斷傷害著妳,不過在任何必要的時候我都會為赤坂奏辯護,相信我的能力嗎?

我在想讀到這邊的妳是格格笑著的。有猜對嗎?如果我猜錯了,妳還是連我猜錯了的事也不會告訴我的,謝謝。

神山圓遠

//

//

//

Dear 圓遠,

別這麼嚴肅嘛!妳害羞了嗎?終究我還是這麼問了,妳真了解我!好想勾住妳的脖子看妳瞪我的冷淡表情,我超喜歡那個!我、其實是沒有意識到妳更加依賴我了。一段關係中本來就是彼此依賴嘛!所以妳對我的依賴,算是我依賴妳的相對力量,持平──持平!逼逼,比數拉平!!!

抱抱的時候與其想著瑟瑟的扭捏,不如就把所有可能會有的情緒都抱個滿懷,心中多重元素的萌生之感全都一把撈起,全部就是一,一就是我想藉由抱抱傳達到的全部!揉雜的情感也是可以有的喔!我真的是覺得很驚喜……!!!想起那本書中兩個人使用手語無聲的比著「我想…在你身邊…!」的段落。如果我也可以一直在圓遠的身邊,鐵定會很安心、鐵定很開心,鐵定不需要其他男生。

如果我被男生吸引走,我只有一句話想對妳說,就是我絕對不會失去感受到妳可能會有的難受的能力!而且!先被男生吸引走的難道不是圓遠妳嗎!小氣!!!因著老人之井事件我的難受,我想妳應該能完全體會,如果妳對我先冷漠,我還是有辦法抓住妳內心深處寂寞的部分,給予關注窩。

奇怪呢,怎麼變成我在哄圓遠呢?不過這樣很好,圓遠脆弱的一面我盡收心底,只是一直想成為妳的盾,而我的劍,由妳來當!

赤坂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