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夢

葉子

聽暗多少昏鴉暮嗚
唱擺幾許月下分離
方知山寺的鐘響了千載
原野的空,萬年不改
縱耳鬢斯磨,難敵秋霜至

艄夫催渡,岸上的柳更青
劍客臨水,橋下的河激越
他以為,斬日晷的針就能叫
時間的薄刃不再削薄
在耳的往昔,言猶的剛剛

騷人笑之,舔筆入墨
瘦字嶙峋,突出的稜角
刺穿秉筆的手,便索性
以漫漶的血寫結語
「月照高樓,離人寄愁」
「愁,可奈何?」
水中鯉就會翕張
失語的口,縱月清照
離人世太遠。只帶來冰冷的光
任魚謳歌,只唱出幽谷的孤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