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書

哲一

握緊一點,然後
就該放手了:那些曦微的晨光,
我鎖起的視線也曾經逮住。
緩慢地,生怕
天亮的一剎如此扎眼,
每一晌灰霾,才是海潮抬頭
且習慣沉溺的地方。
不配擁有光明的,便無法強顏
給空降的臂膀弄縐,粼粼然,
晾乾相互的記憶。
怎樣蜿蜒蔓延,海岸線
沒有責任衡量哪一點,
屬於流浪終歸平復,水聲
重新啞聲的刻度。
往後的去向,請不必著意,
顛簸,是難耐的儘管回流
從前。世界最煜明時,應該
好好眷顧掌有的景致,
若恆常在乎霎眼,日出,
依舊在乎夜分的恬謐,
放手前,可以的話
再握緊一點:在不再氾濫,
不再泛藍的季節裡,緩慢地
把我掐死 ……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