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應》組詩

哲一

一、短訊
─── 答小害《長信》

炸裂的年代無暇忖量,
情愫,越短越好。
光速交遞過的距離,矛盾,
彈指間也在伸縮:一豎一橫,
惜字的,會明白語義,
斷碎頹廢直如荒墟。
模棱,就是絕妙的象徵;絕妙
在於奪目過後,
最方便遺忘。

如此一個世紀,不念情誼,
亂打的誑語不帶包袱。
況且,無所謂一頁、兩頁,
喜歡的話,不喜歡也罷,
按鍵何須按捺,一洗,
絕對無痕。

一旦手機過份念舊,
最前衛的趨勢,是眼前
糊上斑斕的色澤,淘汰是非
黑白的熒屏。不要緊,
是虛幻的,終究每一個人,
都癡想一步封神。數碼的
往往來來,於是有些合十,有些,
選擇了揮手。毋庸署名的關係,
最多,只是上下兩款:
「嗨嗨」、「拜拜」。

二、晚境
─── 答小害《夕象》

坐空氣椅,問誰,也不會習慣。
如果說那只是站樁,一種
益增年壽的姿勢,
為了成就冷眼,當然
不妨承當。

哆嗦、抽搐、麻痹、癱瘓。
漸的步驟,永遠值得畏懼。
從速把餘下的筋肉
蛀壞,以便鋸掉雙腿。
再鋪上一塊針氈,殘肢
移植其下;隱痛正好
送予缺陷,填補枉流的冷血。

僭建還是徙置,椅子,
離不開落腳均衡。
接駁兩手碎屑,解體、重組,
全盤骨節的鏗鏘,聽得出,
是自我刨削過的噪音。
雕工精細,勉力支撐
屬於誑惑的歲月,
推敲時,免於結巴。

寶座,唯有這樣岌岌,
留給人彘,方禁得起
苟延的末世,
欣賞彼此的晚境。
滿城血墊,不一定雅緻,坐久了,
總算暖得刺骨。

三、淪陷
─── 答《我們的天空:蝸居夢》

不能聽信,電視日夜輻射
一心撫柔的空話;
不能奢願,
河蟹吞吐摩天的泡沫,以雙箝,
制過一生的坪呎,
換算出的孽債,指頭
已然潰爛必可戳破。

流亡的航班,高飛的軌跡,
趨勢線直升就永遠追不上。
索性省回票價,
買一條引信緊綑自己,
另一頭,大可以
拋向逃難的飛翼,或者
每棟貪婪鎮壓的價值,
統統勾結。

沒關係,雷管一爆,
引導的不是黑洞,便是冥河。
所謂天堂,超渡思鄉的孤魂;
煉獄裡,音箱盡燬,蟹死樓塌,
才稱得上一片樂土。
興廢榮枯,每一趟輪迴,
總有奴隸用萬劫陪葬,墊起
開路人的步伐。終究是
寄生的真兇不能理解,
築起蝸居的土木,
原是自己即棄的脊椎。

2 則留言

  1. 謝謝哲一回應!

    「滿城血墊,不一定雅緻,坐久了,
    總算暖得刺骨。」

    這一句,不知為何,讓我想到了梅花。

    1. 唐朝的斷際禪師,有詩《上堂開示頌》,如此道來:「塵勞迥脫事非常,緊把繩頭做一場。不經一番寒澈骨,焉得梅花撲鼻香。」好友共勉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