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

─── 致小豪

哲一

熒幕上血泊未涸,符籙已經過時;
靈指,曾經你夜夜疾書敕令,如今
只向吃人的帳單發顫。
莫問降妖與辟邪,一把斷劍桃木
注定廢置樂園,成為化妝派對的玩物。
門關大開,三十年前的膠卷,所有猖獗的殭屍,
繼續齜齒兇相,作勢彈跳,
竟跨不進數碼的門檻。
即使破路而出,所有人摒住呼吸,
也不難察覺,滿地
都是緊箍的手腳,一生
只能拖曳高矗的幻影;
血,早被奸商的獠牙吸乾,
棄諸死城,變成盲目的行屍。
那昔日鎮惡的銅錢,有人
依舊掛於嘴下,在拜金的年代
傲骨無多,正好擋住掐喉的生計。
沒有人,願選擇落魄餘生,一如
沒有嗜殺的鬼,捨得在腐滅前
不沾半滴療饑的鮮血。
那管道骨仙風,像你的道袍寶器
蒙塵千日,也不得變賣,
但一個群魔互噬、無關正氣的世界,你遺忘了
只可選擇低頭,或者,戲中你昂首向環
沉默殉道,讓所有獰笑的殭屍
都凝視跟前,看驅邪的故事
死在熒幕,也死在當世。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