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之浮泛

角角

遠離了便覺
一切微不足道
從來沒事人仍能好活
在或不在
常是界臨,其中

我在樂園裡尋遍
一片灰色夢幻卻漸
失掉游走之跡,行在
景深而走進

(而我只能一直嬉戲沒入)
(當下的我過得快樂當然
我知離了或不)
是誰跟我同遊亦好

無法說我無法念著
每個稱為你的對象
別了登上一列無軌列車帶我通往無盡處的航
遠去了等同
所思想的
成為遠景消失於一線——
我以為我只得如此行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