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婆頌

阿民

「巫婆巫婆,『不會被淘汰的
詩律』,何時現?」巫婆掐指算:
「『大概要再等兩百年。』」
巫婆海外來,詩之論,纏混如煙波。
「大哉!巫婆。」敢問:「一個等待
『不會被淘汰的詩律』的詩人,
算什麼詩人?」
「寫詩,是『讓下一代詩人
踏着我們的詩行,去尋找
不會被淘汰的』……」
「『詩律』?」斗膽問巫婆:
「『不會被淘汰的詩律』早見於唐;
不會被淘汰的沙律,能期諸於
你的庖房?
搭上『被淘汰』的船,真能找到
『不會被淘汰』的岸?」
在一條幻想的軌道上,等一列
虛構的,兩百年才到站的
完美列車。你,浮漚月台的
臨時旗號手,好意思稱教授?
新詩無律;無律,卻非無法。
法度,從來就在。
唯不得法者,無法,而且無天,
糾黨搧起的瘴霧,盲人心眼。
巫婆歸黌宇,匍伏叫陣,有老巢
攬來的七個矮人,「巫婆巫婆,
痰吐如歌!」「巫婆巫婆,蒲團
感你權充書獎評審,獨具
雞……慧眼,送我獎座。」
「巫婆巫婆,床墊謝你挪公款,
邀駐校。我處西夏,長年
腹瀉,沒想一摞擦過敝臀的
草紙,連篇穢迹,漂洋,
即成經典;遺臭,就是留芳;
污染,經你薦舉,就等如美化。」
牛骨為樑胔為柱,破檐之下,沒一個
無辜的學子;沒一個學子,知道
自己無辜。群醜的偶像,巫婆,
這一城的文氣,因你,敗壞如腐屍
出土,趁月黑,圍困一戶戶
堅持點燈的人家。

8-2011初稿
 
註:『』號所括,為台灣駐港某女「學者詩人」的言論,讀之但覺可笑,可憎。

2 則留言

  1. 這首《巫婆頌》一年前在這裡貼過;再貼,是眼見巫患益烈,糾黨益眾,誤人益深;惡心反胃之餘,也請讀友提防,警惕。

  2. 《巫婆頌》寫的巫婆,跟《搗鬼書》裡「三翹楚」之一的白猸,算同一號人,小眉小眼,只問親疏,不同好壞對錯。攀到香港某校的文學院長了,誤人幾十年,說退了,竟退到澳門去再害蒼生。文學,在「白猸」這種東西眼裡,大概就是近親繁殖,呱呱墜地的妖物,會喊:「院長媽媽好!」再爛,都是好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