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點

葉子

一點
是香港太重,遠在離島的鳥居也壓得矮矮的
無法眺望瞭闊大海?
抑或那是長椅,教退休的老人望海
盼望像鳥兒飛走?
兩片橫切的木板,要暫息的鳥
飛到很低很低的低處
看浪花撲岸,撲倒遠行的雄心
像香港的餐廳把冷氣調低
低得食客低頭扒飯,抬腿走人
其實你也知道,離留之間
一如彌留

兩點
是你太近,高看這長椅
還是我太遠,低估那鳥居?
遠近之間,可有適當的時機
令降落的你、久留的我
一同飛翔或共築細細的鳥居
原來,此地就是,離島中
矮小的鳥居,我們都是
暫住的候鳥。時候到了
不拍翼,就自拍一同沈沒
的遺照

ps年初二下班時,女友發來遠遊離島的照片,故有此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