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失望

 葉子

原來,所謂玻璃杯
注滿清水,也不是透明可見
木桌上黑屏的手機,滑動一掌流光
也未能照進內心悲喜。孤寂
是右滑無數次後一聲你好
鋪滿一坪半草蓆的白紙
不夠書寫,隨身體膨漲的空虛
播音機的喉音沙啞,唱出
乾澀的愛情,沒有一杯咖啡
能滋潤內心;胸口的痴頑凝視
倒出清水的手腕。如果早知
抬頭的一眼,只帶來苦澀的笑
我就不會叫落花寫滿白紙,寫成
你絕美的容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