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質的 / 瀟灑的

雪里

女兒今年夏天要升上三年級。妻子說,因為全學年重新換一輪班導的關係,必須填寫孩子的基本個性傾向表讓新老師更認識孩子。

我跟她一起研究表格。有時皺眉有時覺得有趣。在優點的上面那一欄跟缺點的下面那一欄,我們都持不一致卻又彷彿一致的意見。妻子想勾選「認真的」、「謹慎的」、「沒有自信的」。我則是想勾選「有榮譽感的」、「守紀律的」、「神經質的」。

「箏要交給老師時,會看到吧?」妻子說。
「不能讓她看到太負面的選擇啊。」我翻閱著透明 L 夾裡的紙張。

「嗯……。」我想著。
「嗯……。」妻子想著。

「說起來,我喜歡你時也並不很了解你,不過就是覺得在自己喜歡的事情上能夠不做到患得患失,是很令人留意的特質。」妻子說。

「要我說的話,我喜歡妳時好像比較了解妳,因為我發現妳都能從別人的缺點裡找到正面的優勢。」我笑說。
我們一致同意箏她太過患得患失,沒有像到我,所以既然妻子跟我互補,妻子也能有辦法跟箏互補吧。

妻子把「沒有自信的」、跟「神經質的」的選項用橡皮擦擦掉。改勾選優點欄的「其它」。
「由妳來寫。」「不,我認真覺得這種時刻應該由你來。」
我想了一下,挑選了這個說法────「擅長從人群互動上找到自己所在的刻度。」

希望箏她可以好好前進,明白自己的位置。我們真心這麼想。

「嗯,這個景滿適合兩人對看,請新郎跟新娘互相凝視片刻,可以注入感情。」我取起相機,一旁的新娘秘書確認好新娘的妝容隨即退後。在這個時間點,夕陽可以照清楚每一縷髮絲的自然顏色,通常是漂亮的橘色髮絲。

我拍了數十張照片。一邊拍一邊觀察新人,每一次都會覺得很感慨。
「好,接著請新郎瀟灑的一笑。」我說。「什麼瀟灑的一笑呀哈哈!」新娘子噗哧笑出,這句逗笑她的嘗試打的正著,我捕捉下這個片刻,新郎有點傷腦筋也跟著害羞笑出來,大約是這樣感覺的照片。

「他呀,其實一點也不瀟灑。」新娘告訴我們。
「哦,那妳看上我哪一點。」
「我……你不要太過分,我會害羞。」新娘的個性比較偏俏皮。
「剛剛攝影師那樣說我才更害羞不知道怎麼辦。」新郎比較緊張。

從事婚紗攝影師最棒的一點,就是可以在每一對最熟成的時候,觀察到這種只屬於兩人之間最熟最禁得起互虧的互動。我一直覺得男生跟女生之間可以達到的互虧,是唯有愛人之間才有的那份微妙,屬於同性的互虧間達不到的境界。因為一般來說,男生跟女生的互虧必須是建立在熟悉彼此雷點,又更加因為是男生跟女生,新人之間才證明了他們可以跨過這一樣本因性別該有的某種界線,而真實的親近了。

「接下來請新郎跟新娘看向同一個方向,嗯……眼神的目標請投注在遠方的那間木造建築。」兩個人手拉著手,神情認真無比的眺望著同一個方向,「接著請再對看。」新娘的表情這才轉為一點害羞,眼看著新郎把誓言表現在目光中,我覺得拍攝的團隊旁觀都開始跟我有一樣的想法────能鬧能深情,我們正在默默認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