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解

 雪里

「嘿,說好在想念彼此時一起回高中母校看看,你怎麼就先違背約定了呢?」藍本篤一個人在家中房間的床邊用著電腦,寫下一些想告訴他的訊息。指頭敲了敲筆電的銀色殼,點開常聽的歌,眼神惺忪的看著自己左手的手錶,是下午一點四十幾分多,平常他這個時候一定也在睡覺。

那人那天在公車上與小篤並排而坐,前往一樣的目的地,他下車後說了一句「走啊,一起走啊。」藍本篤跟上他的腳步,一起在極其平常的灰色柏油路車道上,穿過數個三明治等早餐攤,並排走向學校。那一天蓄積了許多次,日曆翻飛的日子,重疊的許多句「走啊,一起走啊。」,有時語句順序調換,某幾天是藍本篤先下車,某幾天他們兩個人被其他學生擠散,但是他們總會等待彼此,一起穿過那些可愛的早餐攤,平凡無奇的早餐品項,卻又是那樣美好的橫亙在各種所需的學校學習之前。

依賴的日子沒有非常甜膩,藍本篤在學校的時候,害羞的樣子是難以被察覺的,因為太冷漠。但是他非常狡猾,單獨相見時,手總是撫上她的胸,在小篤沉浸之時,總是低語著「妳太纖細了」,使她相當迷戀。藍本篤把那姑且當作誇讚接收下來。如果每一次的相見,都能讓她明白自己其實是多情的、敏感的,即便是性方面,錯置為一般的認知,她也覺得騙過自己非常可取。

那人首先會喜歡藍本篤,是因為藍本篤有次對他直接說了「你的心機很深。」,他覺得說得太好了,實在就是這樣沒錯,可是為什麼自己會感到如此失望呢?被小篤直指,使他費盡力氣想證明不是這樣的,內心深處有著既矛盾又完全不確定的想法翻騰。藍本篤說完這句話之後,依然是冷冷地,不過踏實的,在過著學校的日子,他想看見更多藍本篤的脆弱面,不甘心就這麼受制。

下雨的日子,藍本篤會顯得百無聊賴。下雨的日子,那人會糾結於自己的評語。某天,換由他來定義她吧。

撫上脖頸的他的手手勾著她的項鍊,厭棄自己的那人沉浸於撥弄情感,藍本篤豐沛的反應使她自己更加歡欣。一切都是一起發生的。

「走啊,一起走啊。」還是學生的藍本篤跟那人都喜歡有小黃瓜絲的三明治,這個喜好,使他們常默契的捨棄上學路上會經過的幾攤早餐選擇,走的急了、走的慢了,都有默契。是一樣的,困在間隙的陣裡而其實十分清楚彼此喜好。

被深深傷害了嗎?那人有時會自問,那句「心機」,被自己的刻意符合成就了。但是耽溺的日子他要自己來結束。交往了許多年,藍本篤有時把摟著他的照片開心的跟好友分享,有時迷戀自己而清純的閃著眼睛,他得以發現更多藍本篤天真的模樣。說不過去一切都是心機吧,對嗎?他也不清楚了。就這樣跟小篤一起,快樂的舞著私情。

*

離開求學之地,獨自在飛機上的時候,不再是學生的那人開始想念藍本篤的溫度。「走啊,一起走啊。」一樣的一句話,送別的時候他脫口而出對小篤說了。兩人都很明白是不可能藍本篤兩手空空跟他一起啟程前往另一國境的。但是……那人的心意,還是跟一起搭公車的時候一樣沒有變,藍本篤分不太清楚那究竟是漂亮話還是誠實話,不,其實她十分清楚。因為每當他們共有那句話,正解就是不去……不去證實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