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石头

彦一狐

一大早
石头捧着自己的脸
走在大街上
满大街的石头都不说话
石头不是一开始就不会说话
是走着走着
就不会说话了
这和进化论有关

不知何时
石头逐渐失去了奔跑的功能
甚至这样一个念头
也会立马粉碎在自己的骨子里
如今,石头不住山上
住在水泥里
谁都知道水泥这个东西
原本是石头的尸体

石头的一生
行走在无知无觉的消失中
石头越走越瘦
走着走着就灰飞湮灭
这和石头的生态环境有关
石头没有信仰
它们握着祖先的裂纹朝拜
尊脸大者为圣

一块石头
只要不停地往脸上涂抹水泥
就可以停止消瘦
石头一旦肿胀起来
就会成为众石膜拜的偶象
为此,石头和石头
开始撕扯起来
彼此都想粉碎对方
涂在自己脸上

脸大的石头
因为水泥糊得太厚
闭着眼睛走路
它们擅长发起一场石头运动
只要挥一挥手
看那些石头
就会毫不犹豫地搬起石头
砸自己的脚

那怕火山爆发
地壳移动。石头从来不会愤怒
它们说,作为一个石头
就要像个石头
石头天生的
喜欢石匠在自己脸上篆刻
因为历史
是痒的

2021.4.28於狐义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