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

小害

看著螢光幕,一顆顆靈魂從奔走遠方的機翼掉下來,不期然便想起這首詩——耶胡達·阿米亥的《人的一生》;已立秋了,天氣仍這麼悶熱,而我明白這不可和煉獄相比,然而它卻明明從喉嚨乾涸起來直達心裡,是一點,再接一點。我想看清楚這份熱的形狀,用靈魂試探它的溫度,但不停輪轉的風扇彷彿盤算著什麼,混和時間和空間,所以我知道一切將註定失敗,就似潮汐來臨前不斷堆起沙堡,我們從縫隙中觀看夕陽,而水面反映的另一個,正慢慢在記憶之中化開。

《人的一生》
耶胡達·阿米亥

人的一生沒有足夠的時間
去完成每一件事情。
沒有足夠的空間
去容納每一個欲望。
《傳道書》的說法是錯誤的。

人不得不在恨的同時也在愛,
用同一雙眼睛歡笑並且哭泣
用同一雙手拋擲石塊
並且堆聚石塊,
在戰爭中製造愛並且在愛中製造戰爭。

憎恨並且寬恕,追憶並且遺忘
規整並且攪混,吞食並且消化——

那歷史用漫長年代
造就的一切。

人的一生沒有足夠的時間。
當他失去了他就去尋找
當他找到了他就遺忘
當他遺忘了他就去愛
當他愛了他就開始遺忘。

他的靈魂是博學的
並且非常專業,
但他的身體始終是業餘的,
不斷在嘗試和摸索。
他不曾學會,總是陷入迷惑,
沉醉與迷失在悲喜裡。

人將在秋日死去,猶如一顆無花果,
萎縮,甘甜,充滿自身。
樹葉在地面乾枯,
光禿禿的枝幹直指某個地方
只有在那裡,萬物才各有其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