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塿

當你勞累到要咬上一根白燭
代替深夜的石階去枯黃
白骨兩端的紅便同時碎裂成灰
你無異被踩碎的一堆枯葉
被黑夜的淪落
收留的蟑螂碎屍
竟期待眼前的雲煙能成為點燃委屈的火焰
一口煙的熱情總比理想短暫
你始終忘記與母親的承諾
迫不得已的用上這武器
去摧毀自己
吃掉一包青春
你吹出一頭灰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