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他們一同任性(組詩)

小害 

《三個女人》
──給:聶魯達

親愛的,已沒有不同,我們仍愛著的三個女人
她們仍以最憐憫的方式握住光跟陰影

是誰也阻不了,在有陽光沁入的窗臺
梳理頭髮,穿梭時間和全身骨骼

紡織我們禦寒的頸巾,把我們絞在枯枝晾曬
如此把香甜的花液浪費於抽乾水分的裏海

暈眩,是心臟擠入了狹小的陶罐
要是你知道每根斷髮的堅韌

你便不會吃以無餌釣來的魚。親愛的
我無從解釋這憂傷與快樂,是我們走得太快

或是太慢。為什麼她們最愛剪掉
日曆上最珍惜而又最易受傷的撕裂聲

日出時,我們一起磨利剪刀如晴天
月降時,留下涼風掌管一地的葉碎

《沒什麼能跟你分享》
──給:米沃什

你總是想解開額頭的圍巾,讓創傷
顯得再明顯一些

他們會代替你父母、親人
及剛剛懷有身孕的女友

這樣,一顆星就滑過曾種滿森林的家園
伐木工把斧頭丟掉最虔誠的湖裡

再美的外殼都會在受傷時被擊倒
一隻手已不能為另一隻腳縛繩

你匆匆拾起鐵枝驅趕偷食槲果的小鳥
冬天是茹素的日子,本能地

就算麥田上散滿孩童和敵人的血肉
燃燒的篝火通常都不是用來取暖

簡單的日子亦沒有太多能跟你分享
你短暫尖叫,喚醒世上長久的失聰

《親在》
──給:艾略特

太多空泛的名字讓我想起家中購買過度的浮鏡
它們可能是太陽能發電板,也可能是隔壁的自己
需要抱持敵視態度才證實光明是消耗
但互相對照,又一次完美地被無限壓倒

把晨早的牛奶樽擱在屋前換回一些唾液
言說,向碟子詢問今天是一隻
還是兩隻太陽蛋。當鐘擺敲響了
在玩捉迷藏的孩童,是誰先在洞穴裡找到理性的光

寫完桌面的一堆信;燒掉火堆的一把火
斟一杯水,偷走白色的部份填充晚間的漏洞
太多匙扣進行曖昧行為,我不斷發問,問及
長期持有靈魂的信貸評級,他沒有說

郵差派發我浮動的生活的孳息
我束起褲管每日膽戰心驚地在玻璃行走

《渡》
──給:泰戈爾

忘了,或被遺忘愛的時候──
我總想起你

花蕊的世界緲小而弘動
蜉蝣卻因短暫而永留
在你眸裡,中間一道川流不息

但,我還是理解:
明白與感受是兩顆遙遠的極星

如紙鶴在季風中失眠,找尋棲身之地
彼岸將盡與未盡時,那些都是生者之貽
是業障越大,便越是救渡
縴夫繫繩在側

墜入河床見到星的倒影,我不會問你
哪裡是始終。若今天沒有,向明天借一些
若明天沒有,向明月再借

4 則留言

  1. 熱情、孤寂、虛無、玄美,四首詩與四位大詩人對話,絕妙!是作者佳作,也是近來香港詩壇少見的佳構。

    1. 十分感謝前輩的閱評及讚賞,令我有點害羞,不知怎樣說呢!其實每當讀到眾多傑出詩人的作品,心裡總有不期然的悸動,或者這就是一種沁入心靈的反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