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月

蔡文涵

我曾踏月而來
星光圍繞著我
翩蹮起舞
你望向窗外
與我照面
你紅紅的俏臉
羞赧盯著我
拈香而至
你那嫣然
值得我傾注靈魂
我曾踏月而來
你牽引著我
直飄到你最深奧的靈魂核心
你靦腆之時
秀髮拂在我臉上
癢癢的酣暢淋漓
你羞怯走開
我正欣賞你那深情的回眸
你在何方﹖
何時可以貼耳訴心聲呢﹖

與杜甫同坐時光機

蔡文涵

唉!我早說過
你不應該當詩人
不應該當官
你應該當記者
是時候深入南詔戰地
記錄當地人民的苦況
四周峰火不只連三月
無數行人弓箭各在腰
你的家書何止抵萬金,簡直無價
是時候搜集數據
究竟建設了幾多廣廈
如有千萬者,我們也不會為房價苦惱吧!
那些寒士,是某婦思念的小兒女,還是長安麗人呢﹖
他們只想吃飽穿暖,不欲雙照淚痕乾吧!
喲唷!蟻民為生計,你也不想他們變成路邊的凍死骨吧!
家鄉寸金尺土
看你!看你身無長物,兩手空空
長貧難顧啊!
你呀!又在痛斥權貴了吧!
玉環紅透半邊天哪!
連安祿山這個大胖子元帥,你都敢得罪
你呀,忙得糖尿纏身了,又何苦呢!
你真不知死字如何寫法
真乃長使英雄淚滿襟,嗚嗚……
還說什麼成仙成聖

神淚

蔡文涵

我惋惜你這次踽踽獨飛
我聽到了你一滴神淚,那清脆的叮咚之音
滴在你襟上
神淚在旋轉,在秋天化乾了
你雪白的裙袂飄揚,冉冉騰空
閉上美目,嬌媚一笑
我只可遠觀,你的神淚滋潤了四周的綠
你的赤足,修長如霜雪
我唯有敞開我心裡的日記
寫滿你的神跡
你吐出丁香
我們如果吻下
那便沾污你的靈魂
你微笑在長空翩舞
我看著你香汗淋漓
滴下來,花蕊含苞不斷怒放
我突然自卑自憐
在你的神跡之下
玉手如羽翼
美目俯瞰大地
我震撼跪下
輕輕撫著青草,像那無邊的綠
你御空而去,只有凝望我悵惘眼神
就留在星空裡,廣寒宮內
千里迢迢的牽牛星
你竟然親手捧給我
長髮弄得我癢癢的
我欲踏月而來
借風聲,盡吐心事
就是要記著你那嫣然
請不要浪滴你的神淚
而我,竟然自私地把神淚
裝滿我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