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雲

被填滿的日記本
映照著那潭心湖
如那晚霓虹的燈火
爛漫的哪也去不了
最後 那斑斑光點
都化為夾上的一抹苦澀

雨中微光 映著你的側臉
涔涔長廊 斑斕的沒有盡頭
依稀那抹清香
只見你肩 已到那灼灼出口
那迂迴眉頭 就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