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文姬

桴亙

初秋,嫩寒如發酵的宣紙
我執筆如斧鉞,墨跡相抵于營外,
控弦且摧心的甲士
荒涼的州縣……國境線嬗變,
舞起一陣霧氣敷滿白銀,
澆滅城頭喋血的烽火而
直抵月亮的勁力而
月亮斷腕
洩漏更加蒼白的枯骨

突然

祥和是載滿死屍歸來,寂寞的
戰馬,
“我在呼喚你,我的王。”
可我該如何捨棄,凍瘡、乾澀的幼子呢?
那畸形的紅,是我寂滅又復燃的心血!
而新雪不停地在關山被趕製,
胡笳氣盡,在漢人高漸離的山嶽
凍作永久的木乃伊
那麽長空,你可瞥見我在漢地的啼血

如異域的浩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