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勁超

拎起高腳酒杯搖晃血色般的酒液
食指與中指之間夾着未完全熄滅的箊
點一下火讓煙灰掉落

麻痺感
被抽取的靈魂摺疊放回原處
癮君子抽搐口吐白沫
瘟癟的嘆息沾污混濁的大氣
病榻堆放腐爛的棺材
屍骨未寒

愚騃的侍者
請給我一杯特濃咖啡
保持足夠清醒看着這城沉淪
湮滅於資本主義的裙擺下
擷取現實的醜陋

戲子

施勁超

假日的車站
一向喧囂
狹窄了的通道飄散一陣腥臭
死水的氣味

偶發的職業病
戒除不了偽善的笑容
恐懼於躁動的人群
與侷促的空氣

列車不知何時安裝了電視
嫌這嘈雜的空間不夠嘈雜

共享愛情

施勁超

多少個晚上
褪去身軀多餘的屏蔽
利用幾輪熱吻征服理智
再讓多餘的體温注入彼此

多少個晚上
刻意忘記已停頓的心跳
互相隱去內情
翻雲又覆雨
獨享僅存一床
餘温

難以解釋
怎麼用情太深
把靈慾黏得太緊分不開
淪為殘局上的一顆棋子
成為負累

昨夜的愛情
毒於砒霜
分不清真假愛恨

叛離

施勁超

可惜,在離境大堂的一瞬貌合神離
已然決定要選擇背棄

通往異地的路上
乘着被擾亂的氣流顛簸
俯瞰妳慢慢,漸行漸遠
用力拉開
早已遙遠的距離

大概,我們曾經交叠於同一空域
只是,
一班向東另一班向西

但願
我放開猶暖的雙手
用一生也學習,忘記妳

依然堅信
只有放棄,是永久

鯉魚旗

施勁超

在白色遮蔽的空間
消毒藥水的氣味仍舊濃烈
妳臥在病榻上,冒着陽光
噘起蒼白的唇
擠出綿長的呻吟

我替妳捲下簾,輕拊妳髮端
哄妳安靜睡去
日漸消瘦的胴體
已然失去熟悉的温度
恰如一齣缺角的連續劇
劇本再好都留有遺憾

梅雨時節
東灜的小村落被漫天的鯉魚旗
淹沒
雨點濺落木杆上積聚蟲蟎
妳對我說:要永遠微笑
作為對世界最後的叮嚀

生命是如此
總在最明瞭的一刻
匆匆而去

酩酊的彳亍
分不清虛與實
在鯉魚旗的陰影下
辨認妳
遺留在遠東洋的笑臉

灰空

施勁超

想像過從空中劃破氣流的一剎
不帶一頂降落傘
會張開的傘並不安全
任嗜血的麻鷹追逐
用鈎嘴撕扯失語的軀殼

灰濛的天空,密謀叛變
雨點隨着吊針打進骨髓
在雷擊與閃電之間,
着地

咯吱
碎細的骨與濕潤的土混雜
空餘一灘血色的水
髣髴渡過最後一次疼痛
便能重獲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