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不見

愛迪生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
以骨刻字,妄作成詩
貓看著鏡子
貓看著一具殘屍
是,或不是
都只剩下一天
我還有一天

沒有什麼值得留戀
不就是一罐半咸的甜
既然留不住那逐漸模糊的臉
乾脆,視而,不見
一口喝下灼喉的朗姆酒
難道就非得不死不休

何其荒謬,片甲不留
diu~
卡著心口的一個毒瘤
蠶食著狂想成鳩
屍鳩之仁,稍有不慎
成了綠茶味的人

臨終前的恨
狂呼著等一等
貼著睫毛的利刃,毫不留情
扎進心神
念念不忘,你以為
有迴響?別傻了
根本就沒有天堂
乾坤朗朗
祂偏要跟你抬槓

傻了吧?殺了吧
只剩下一天
我,還有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