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病

愛迪生

腦頻率大相徑庭,神經病
人本來就是單獨的個體
唯一,不奢望統一
說什麼呢,難道還能把那個自己
說服不成

絞盡腦汁咬文嚼字
為了什麼,圖個啥子
最終騙得了誰
大家都沒有在聽,神經病
不過是一部自導自演欺人欺己
的把戲

被蹩腳的悖倫耽擱
似是而非,荒謬卻唯美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管它的莊子,去它的秋水
你怎麼知道我想的不是你所想的
神經病,舉重若輕
突兀地講話題結束

動輒就上升到什麼道德
胡扯蠻纏卻是得到什麼
現實的話語何其戲謔,這些
那些,誰又授權了誰去為了誰去救贖誰
一派胡言至理名言
雞湯至清爭相痛飲

神經病

大生活家

愛迪生

語言被美化
五官被美化
獸性被美化
去蕪存菁,人們說
這樣就是先進

資訊太快的年代
沒有什麼會不被販賣
真偽難辨的雞湯
被難辨真偽的人分享
被動地自主吸收
保鮮期卻是沒有多久

金魚腦章魚腦
踢踏聲響催人老
記不住很好
總比終日被糾著好
不是不念,只是
「I always try not to remember
rather than forget. 」
凱倫安說。

回憶被美化
現況被美化
憧憬被美化
溺於虛假,人們說
我是大生活家

好酒,不見

愛迪生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
以骨刻字,妄作成詩
貓看著鏡子
貓看著一具殘屍
是,或不是
都只剩下一天
我還有一天

沒有什麼值得留戀
不就是一罐半咸的甜
既然留不住那逐漸模糊的臉
乾脆,視而,不見
一口喝下灼喉的朗姆酒
難道就非得不死不休

何其荒謬,片甲不留
diu~
卡著心口的一個毒瘤
蠶食著狂想成鳩
屍鳩之仁,稍有不慎
成了綠茶味的人

臨終前的恨
狂呼著等一等
貼著睫毛的利刃,毫不留情
扎進心神
念念不忘,你以為
有迴響?別傻了
根本就沒有天堂
乾坤朗朗
祂偏要跟你抬槓

傻了吧?殺了吧
只剩下一天
我,還有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