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後的言

幽永

銀月初竭歲月噤聲
追順異空的脈動
星旋停滯雲覓來時
可有預想之變故?

盤纏於山海之內
泉林之前
再一次聽風
撕碎戀盞的襟角 與欲念
默化成陳舊 機械式的移動

對於酒後的言
何需認真
意識到酒醒後各種不清醒
何用一件月缺的軼事完補
距離 是一種患得患失之美學
並無背叛與被背叛之嫌
至少 在酒面前
你- 我 毫無區別

只有酒身稍稍變薄時候
才擁有平等而稱量的身份
你可以宣佈一件事情
不論是否與我相關
我亦擁有一次
為這件卑微得不再卑微的事
而醉杯的機會

而且 
是無後顧 
亦無關痛癢的

才開始讓你知道

幽永

才將虛空填補
卻又在銀月裡挖洞
等待還是良藥
沒有人會在徹夜之時
自癒起來
我始終成為記憶中的詬病
讓所愛的
泛濫地
在這一刻全部宣洩

直至現在 
才讓你知道
每一次讓步
每一次肉體契合之後
魂魄都不自滿地
騷動 

無異於 
再一次 又一次的爭端
要如何
才能讓閃爍的火星重燃
– 漆黑被燃點著
每一段光景
是否彼此間該有的重量?

這刻不敢於想像
在瀕危的世界之中
喚一兩句 
“親愛的 別來無恙”
眼看星光將遠
先消失的會是火光
還是你我每一個期盼的眼神

才開始
讓你知道
星宿的光 並不永恆
黑洞不再吞噬
我不會再為你牽動

偷光者

幽永

腳尖還是向前
並未過多的打算 
在蘼萎的單程路上

逆 線 行 走

在跌宕之後
是否需要一個
頑固的身軀攙扶
也是否需要
我 在所需的引路上
為你 
偷光

還可以再漫步嗎

幽永

可以再漫步嗎?

可否成為路上的燈
照著走路的行人
提醒每一個腳步

可否在你我變成
靜謐的松林前
讓果實盛開一次?

可否在風暴殃及之時
漫談至危命的海旁?

我們
還可以再漫步嗎?

十二行書

幽永

像似低頭行書
僅用餘下筆觸
最漫妙的旅程用一拙來形容
一切 是無預設的編排 故此
相愛是無他的選擇 也無差
在沐浴的過程將之參差地溶化

在無人的一隅 痛覺會彌留
留下來的會是一段關係 
守不住 – 回憶滿碎地記載
離開沒有理由 留下才需要
將你我 放置於羽化之時
遐邇之間 就能重新地存在

橋咀

幽永

怎麼
去過又去過的地方
不生厭
走一條連島的海路
是潮汐的時候
我們選擇的路

初時
是乾涸熾熱的沙
我們忍受刺痛前往
踏尖石而行

後來踩進海水
浸透雙腳
暫緩痛楚
受苦是必需品

走得最辛苦的
大概就只有今天
直至
上了岸
海水被曬乾
在腳上
成一片鹽田

清晰

幽永

時間, 帶我們行走 –20181127


海口
有一團煙霧
一堆人說話
每一個眼神
晦暗地把你擱下
而你閃身躲避

– 不自覺地
你從自己的中心走遠
直至 後來者
傾於 追隨你踉蹌的 腳步
卻追不上

直至無力的筆
將我寫成短暫的泡沫
在此刻鋥亮而剔透
誰能透徹地看穿
恬淡的言語
都是瑰麗的 冰雹上
最漫妙 最真實的溫度

– 泡沫
我們在裡面行走
在有時限的裡面行走…
數日
一年
留待時間追尋
我們會被描摹
被告白
會被雕刻成貝殼
被海水囤積
在海的中央

閃瞬間
海鷗帶來書信
海上的族群會為此鋪張
設一席豐盛的晚燕
請莞爾一會
目光和面貌
都在散發光芒
如鹽巴撒在海平面上折射
始終在刺目
而又
清晰
在彼此親疏之間

請試著
將時間清空
把未編纂成的心結牢封
好讓距離 淨化
歸零

我們的
不清不楚
讓海水明白

在入夢後喚醒我

幽永

衣襟上
依然存有你的餘溫
同在一張沙發上睜眼
各自
翻閱舊雜誌
播放一半首
陳舊的 安魂曲
那之後
我會
捨得睡眠
/
在將要離開的晚上
我不敢停留半秒
至少
不會因此感到詫異
並開始 習慣在
現實中昏睡
到夢裡
清醒開來
/
夢的另一端你總透白
宛如千束雪花落地
歷歷在我目光當前溶化
封裹不住的胸襟
成為我的溫床
那之後
我只想停靠
/
假如
送走了的清晨
不會回來
就請你記得忘記
在我入夢時
喚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