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咀

幽永

怎麼
去過又去過的地方
不生厭
走一條連島的海路
是潮汐的時候
我們選擇的路

初時
是乾涸熾熱的沙
我們忍受刺痛前往
踏尖石而行

後來踩進海水
浸透雙腳
暫緩痛楚
受苦是必需品

走得最辛苦的
大概就只有今天
直至
上了岸
海水被曬乾
在腳上
成一片鹽田

清晰

幽永

時間, 帶我們行走 –20181127


海口
有一團煙霧
一堆人說話
每一個眼神
晦暗地把你擱下
而你閃身躲避

- 不自覺地
你從自己的中心走遠
直至 後來者
傾於 追隨你踉蹌的 腳步
卻追不上

直至無力的筆
將我寫成短暫的泡沫
在此刻鋥亮而剔透
誰能透徹地看穿
恬淡的言語
都是瑰麗的 冰雹上
最漫妙 最真實的溫度

- 泡沫
我們在裡面行走
在有時限的裡面行走…
數日
一年
留待時間追尋
我們會被描摹
被告白
會被雕刻成貝殼
被海水囤積
在海的中央

閃瞬間
海鷗帶來書信
海上的族群會為此鋪張
設一席豐盛的晚燕
請莞爾一會
目光和面貌
都在散發光芒
如鹽巴撒在海平面上折射
始終在刺目
而又
清晰
在彼此親疏之間

請試著
將時間清空
把未編纂成的心結牢封
好讓距離 淨化
歸零

我們的
不清不楚
讓海水明白

在入夢後喚醒我

幽永

衣襟上
依然存有你的餘溫
同在一張沙發上睜眼
各自
翻閱舊雜誌
播放一半首
陳舊的 安魂曲
那之後
我會
捨得睡眠
/
在將要離開的晚上
我不敢停留半秒
至少
不會因此感到詫異
並開始 習慣在
現實中昏睡
到夢裡
清醒開來
/
夢的另一端你總透白
宛如千束雪花落地
歷歷在我目光當前溶化
封裹不住的胸襟
成為我的溫床
那之後
我只想停靠
/
假如
送走了的清晨
不會回來
就請你記得忘記
在我入夢時
喚醒我

向海

幽永

#1 其一. 木伐
木伐
被麻繩束在
岸邊
等待維修的
時機
並向途人展示
它破舊的身驅

種種
曾傲游大海的
態度

#2 其二. 小舟
一艘被棄置
在岸邊的
小舟
近海
又無法駛向遠洋
被拒絕於
海中心外
令它帶著傷痕
和回憶
擱淺

#3 其三.海的思考
它正在考慮
應該何時潮退
或潮漲
應是深藍
或是黃至綠的
漸變
還是在仔細思考
你的名字
與它
是否無關

#4 其四. 回去
海的平面
一直延伸
遙望
無際
觸及每一個岸
從天墜落的霧
分離

浪伴隨
漸褪的
波紋
和變淡的泡沫
散去

你帶著
你的側影
向海
歸去

#5 其五. 大海的一節課
曾得到甚麼
曾捨棄甚麼

是大海教我
一旦愛上了
就要寬容

災害

幽永

#1
絳紅
讓我們的血液
深沉下來
血流如海嘯
翻覆
飛湍
流奔每一段脈絡
每一次呼吸
都有窒息的可能

#2
潛藏在心臟一帶
豢養著猛獸
在狼吞所有語言
吞併了你我間的清晰
撕咬間
沒有傷亡
只剩一堆不會說話
瀕危的動物在
沉吟
怕有一日
不言不語會
醞釀成一場災禍

#3
剛好 我說了空話
要是有一刻你不再清澈
嘴唇有湖畔的生疏

假若每一寸肌膚
都有著不該說的話
而你我
- 如沼澤般濕濡

暫時在洞穴裡
棲息如一隻猛獸
在岩層間撿起一塊陌生的臉
在沼澤中烹煮
痛惜的美饌

#4
最多
把我想像中的怪獸
想得正常
讓 這一個晚上
完全
安然無恙

剪影

幽永

黑夜月色焦褐
時間開始麻醉
月光下秒針不再瞬移
放緩節拍
十倍
百倍
甚至 停頓
走向 沒預定的方向

樹影
與垂頭人偶
趕路趕車所落下的黑影
意外連接
每一棵陌生的樹
都帶著
人的氣息

我剪下影子
要與你黑影
重疊
令你 每一個背面
有我

然而
你比光
遷移得更快
以致
我追不到你的影子
挽回你每一個眼眸

讓時間說話

幽永

光線
在眉前傾散
眼角冒起水點
輕拭了走到窗旁
外邊
剛好有雨
傾盆下起了來
像雪花般的滲透
風一樣狂亂

這時的冰冷
我想起
一份冷漠
一份未平復的憂傷
一種多想
和一種愚蠢以致的
無藥可救

半支洋酒
一盞暖茶 一句謊言
可當作解藥
用於自我安慰
填自己的崩缺口
也騙內心
不需要重塑
原本的我
很好
很好

習慣了悲傷
以後
海洋可以沒有魚
天空不再湛藍
鳥獸即使折了翅膀
也能在半空中飛旋
我可以拒絕思考
在夜半中
不說話
不打攪

胡思亂想
是一杯搖晃中的紅酒
到後來都需要氧化
然後才相信
美酒要等待
也經歷過苦澀
才換得一口的溫甜

溫柔像酒一樣 同時也需要發酵

對不起
不用再找藉口
說自己不夠成熟
幼稚有時候
會是一種調和
在顧慮
愉悅
或在你

就讓雨天的每一個日子
都滿口謊言
而我
暫時
不說話
不打擾
讓時間來
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