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一株未種的花哀悼-送M

子言

M
為了記念妳,
我來到曾經夢想過裁種妳的地方哀悼。
比起黛玉的悲慟,
我的悲傷顯得太淺。
人家的花期待結果,落地的痛
葉知道。
當最燦爛的瞬間褪剩枯黃,
葉子為了什麼保持翠綠?
是為了保持原狀,裝着什麼也沒有發生;
還是鐵了心腸,不願人知道
哀傷累積,不論有葉子還是沒有葉子的
都可以在秋天落一場
分不清誰和誰,沒了痕跡就沒了傷痛的
雨–現在還是九月
外面的花草正茂,落地的痛
地知道。
千手千象的花海裏
芸芸中栽種出獨一模樣,
雖然在別人眼中都屬雷同
只有你心知道那一節被誰折過
那一瓣敏感的受過傷,埋在裏面;
而我,我這一株可憐的花
竟然沒有自己的形狀。
在某一個夜裏我把妳夢過,
就把那當成你無上的嬌容;
再從比現實更現實的,
等待千萬遍你還沒有出現的夢土裏,拔一把
種妳的土,那一種痛
心中的根知道。
可憐,可憐妳
還沒有生根就經已謝了
所以沒有人知道。
知道又怎樣呢?
我該說什麼好呢?

唯有說想像中我們相遇無份
沒有種過的花也會落下是最淒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