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酒面前

嚴瀚欽

至少在酒面前你我暫時可以
宣稱平等——那清醒時候從未擁有的均衡
一樣的天地搖晃一樣的杯子
一樣的冷風吹亂一樣的歷史
一樣的行人一樣前進,在一樣
彎曲的馬路、天橋、課堂
和海裏,於是
我們眩暈甚至
連眩暈都是一樣的

你我目睹一樣的雪堆填
在一樣蒼涼的海岸
一樣的果核生長一樣的禁忌
一樣的權力翻動一樣的書
一樣的方式書寫一樣的我們
一樣的我們一樣地議論著
然後呢?你我是否擁有
一樣的憤怒
投向一樣漆黑的彼岸

天地一朝,萬物須臾

消亡於我們而言一樣沉重
一樣的年輪碾過一樣的信仰
一樣的碎片重構一樣的虛無
然而這些年總該有些事物不盡相同
例如傻子
在不一樣的邊緣染患不一樣的疾病
渴望著一樣的黎明

喝醉了才會如此罷
總該有人是清醒的
例如詩人

一樣的詩人嘔吐一樣的文字
連血都是一樣的

2018.10.12凌晨

無病

嚴瀚欽

可惜我總在思索前生和來世
對今生的曖昧如夢囈如白紙

少年與少年博弈
棋子落在空洞的網上
清風吞噬清風
尖浪刺穿尖浪
只是紅色的筆芯早被抽取
勝者信手是一片驕傲的蒼白

詩稿本可以筑起堅硬的城牆
甲骨上的文字卻在潮濕的年代癱軟成曲線
伴隨難以名狀的興與衰,錮我
如枷鎖
你說,崇高的原慾何必要屈從
玫瑰浪漫了一千年便是我們的錯
我也只好辜負深夜裏的燈火
承認這是夢

夢總會醒
夜總會褪色
床角凌亂的皺褶裏
有淒美的風來自無底的洞

眩暈

嚴瀚欽

兒時的眩暈伴我多年,
一如鐘錶病痛
在粗糙墻體上展示破敗的呻吟。
盲詩人用一支筆完成缺氧的謄寫
而後匍匐,而後
遁去
蒼白的背景點綴更加蒼白的修辭

每個夜晚都在夢裡發作
像擱淺前鯨的叫喊
而叫喊總和帝國一同褪色。
校對夢的瞬間,糖果已經過期,
嗜之者被定義為蟲子。
但搖晃還在持續
板塊與板塊之間我將取得怎樣的平衡
抑或化身齊整的瓦礫
滾入即將古老的河床

關於時間,人類總有諸多
感言
烽煙隨意揚起
兵變儘管兵變
昨天和明天都不是今天

在見過城市的胴體前
我尚且相信節慶
雪花和大地都與生殖無關
聲音和回響也還未對立
但他們說一絲不掛就對了
祖先的祖先本是如此
神明也在天庭交媾

星空被攪拌
烏鴉在眼前飄散
一顆不知名的隕石
撼動地表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