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雨的復原力

吳燕青

步伐匆匆的人群如常
牆角的花仍漂亮
一隻布偶白兔看不出憂傷
風把時間吹到十個小時前
香火 紙錢 鮮花 布偶白兔 蘋果 米 飯粒
一場婚變
42歲的母親攜10歲的女兒從24樓一躍而下
血跡 哭喊聲 員警 醫生 市民 報紙 新聞
有點擁擠了
空氣再次被撕裂被撐破

一場雨復原了事發地
700萬人口的城市
一切如常

影子比光更明亮

吳燕青

麻鷹盤旋海空白色海鷗低飛海面
白蘭地在蘭桂坊舉杯集體訴訟
黑皮膚黃皮膚白皮膚
英語法語日語韓語廣東話普通話
維多利亞海港嘴角微笑
石板街忙碌一群電影人
女主角化清冷的妝演繹
一個撲朔迷離的愛情喜劇片
北角新光戲院京劇演員唱昆曲
駱克道酒吧街扭著袒胸露乳的異國女子
同樣是異國男子的荷爾蒙超越酒精濃度
中環辦公大廈走出黃皮膚的精緻白領
廣東道1881裡的店鋪名全是English logo
唯一的中文命名是傅儀眼鏡店
異國歸鄉她似乎已不認得出生地
蛇和蝴蝶常出沒在她的夢境
恍恍惚惚只覺得日子芊瘦月色肥美
對木銅鏡梳妝影子比光明亮

自焚的蝴蝶

吳燕青

這麼多年了
我在鏡中模仿你
模仿你頭髮生長的樣子
模仿你憤怒時溫柔的樣子
我漸漸長成你的臉你的眼你的笑
我成了一模一樣的你的外表
我伸手去觸摸心臟
X光掃描器警報大作
我沒有你的指紋
沒有你的瞳孔
異國海關員警面孔嚴肅問我
你究竟是誰?
我按壓著心臟問
我是誰?
心臟流過一陣高壓電流
暈厥 脫水 失憶
我是誰?
我是誰?
我是誰?
真相一寸一寸地
撲朔迷離
我化成一個自焚的蝴蝶
停在動物博物館的展覽中心

吳燕青


到海的心臟去
看海
呼喊又沉默
撕裂又完整
我們破碎的膚體
讓出空位給水和鹽
發酵
我們飽經滄桑的心
騰空靜脈和動脈
讓海水和一千尾魚居住
然後 飛蛾撲火
降到海底
下降之前
釋放出海水 鹽分 和魚
以還原海的完整
下降之前
吐出蛛絲覆蓋海面
吹一億光年的泡泡
讓海 豐滿 結痂 失憶
我們的殘缺
等待
光去縫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