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城

一躍
墜身
而下
河說著:
沿著哪條河航行
就唱那河流的歌
淺灘的綠苔
鑽著河回的音
清澈不見底
人總是善忘的
只有你 答:會抱著記憶
墮盪入那無法傷害你我的冷溫

心想:事成
隱起臂上
濕濡的觸感
流水的雙軌道
車輪滾下了耳朵
鎮壓住河的唇邊
蠢蠢欲動
讀著:
數隻字
被你的冒號打斷
思緒被攔去了
流動的數秒
哀求著:

留下我 懸崖邊的懸念

下潛
是吞吐著泡沫
讓它們伸出水面
零星地凋落是我的極烈吶喊
探入河深
喊著:救我
喊著
冒號
救我

明信片

之城


不便攜帶手信
這成了
唯一答應送你的
一片

揭過背後
筆墨順流而下
化成流泉
撫過
輾轉無眠的漫夜
停不下
追逐著風的追逐

繫上這遠行的淡香
流向墨綠 矗立著的小箱
裏在 那熾烈跳動 所指之處
卻始終
裏在 那侷促跳動 所向之處

當時光被我喊停
倒懸在
花瓣海洋中
散落一片片

艾炙

之城

把艾草安放於彈殼
中空的捲條
被 填充滿滿
蠕動般伸縮向那一芥火種
沐浴於霎那星火
從此走廊上香火瀰漫
為國王穿上了新衣

手心握著 艾條邊上的綠色圖騰
上頭印繪了你的嗅覺
毫不察覺煙頭熏著了皮膚
讓
光滑表面溢出了汁
探入閉塞的血脈
在瘀血間蒸起雲霞
直墜滴熄了圖騰上 深紮的病根

稍微擦槍 著火
狠下心 向那心圖燙一下
灰燼在七孔內裡鑽出
滯留在半空中 不再散去
煙霧隨意繫起了絲帶
緊牢著闃暗中的 冉冉花香

艾草性溫
味苦,辛
是順遠古流下的精髓
回陽

自行施灸
今日營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