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情人的父親

電台情歌

我熱愛繪畫
只是被人搶走了心情隱私
讓蛇咬住手指
她不再繪圖
好好保留自己的私戀
像父親的情人
你是我的牙
有血水有穀
我啊   人啊   無啊

在三十塊的爭鮮
居然有珍珠
淡菜

我是遍地髒穗的塱壤
你是不曾注視我的上帝
不要探聽我的情人們
無法養育他們的果
就用你的猥瑣的口水
干痿的菩提樹
也許需要些夜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