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碑上的抗疫史

鄭竣禧

今天,我去宋皇臺公園散步。

很久沒有出門曬太陽了。一來Omicon疫情爆發,我連日躲在家避險﹔二來自從1月注射復必泰後,四肢乏力,心臟更持續不適一個月。後來,一位中醫叮囑我,就算有疫情,我們也要堅持做運動和曬太陽。於是,今天出門。

若不是疫情蔓延,我也不知道曬太陽是如此舒適。回想起自己連日躲在家「避難」,實在不好受。每天瀏覽新聞,確診數字與日俱增,理髮店、美容院和養生館被迫停業,市民一窩蜂到超級市場搶購日用品。另外,祖母和媽媽相繼確診,外婆又在新年去世﹔我則精神疲乏地休養,為日漸消瘦的錢包惆悵。

剛才看新聞,醫院殮房屍滿為患。有長者去世後,遺體存放在急症室走廊兩天。逝者家屬慨嘆親人逝世後,仍不得安寧。

此情此景,我的親友自然擔憂。有人因長期失業而抑鬱﹔有人困在家中,跟家人屢有磨擦而落淚﹔有人停業後,業主仍不願減租而無奈。更有一位政界朋友,既要照顧染疫的母親,又要面對官非訴訟。前年,他在facebook發文稱出席元朗7.21事件紀念活動時,遭警員反手捉緊帶返警署,而被控誤導警員,最後罪成。

要在愁雲慘霧中嘗試樂觀正面,並不容易﹔但我今天為外婆去世而釋懷。新冠肺炎持續,我去年不准去醫院探望外婆,只能在靈堂贍養遺容。但至少,她在Omicon爆發前過身,不用因醫院遺體過多而滯留病房。而外婆火化後,親戚和我也能在酒家飲茶,彼此亦不太傷感。

縱然祖母及媽媽確診,但她們退熱康復。我的朋友也佩服祖母生命力強,年逾90仍戰勝肺炎。

當然,我不能只顧家人,社會上有很多人受疫情困擾,尤其弱勢社群。最近,有朋友有快速測試貨源,於是他聯同老師同學購買,並且捐贈安老院舍。即使我失業一段時間,仍希望奉獻五餅二魚。而我這位捐贈最少也快速測試包的成員,反而受大家讚賞。

我的政界朋友雖然受官非困擾,仍義務服務社區。有經營營養產品生意的朋友見他失業,便邀請他一起售賣營養產品。他熱心教導客人鍛鍊身體,而他亦樂觀地說,就算失去議席,他也能透過分享營養知識,去服務街坊。他亦因為有收入,所以能夠義務做社區服務。

此外,一位髮型師朋友,免費為長者上門義剪。理髮店早前關閉,他是受害者,要東奔四跑做生意,但他仍然為關心基層長者,難能可貴。

想著想著,終於來到宋皇臺石碑前。南宋時期,皇帝宋端宗趙昰和弟弟趙昺曾逃難到九龍城。兩兄弟經常在馬頭涌海邊的「聖山」上遊玩。後人為了紀念兩位小皇帝,便在巨石上刻上「宋王臺」 三字。宋王臺歷久不衰,卻屢經波折。1943年,日本人為了擴建啟德機場而炸毀巨岩。怎料,宋王臺並沒有碎毀,更給戰後工人發現,成為古蹟。

有朝一日,香港抗疫歲月也會寫在某座石碑。它聳立在獅子山上,靜看歷史興衰。在言論自由收窄的今天,也許有不少不為人知的事給爆毀。即使如此,但願我們仍保持善良的心。將來,當後人在殘石挖掘歷史文物時,會發現一段段小市民為親友和社區無私付出的小故事,刻在石碑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