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星

哲一

少年瞳孔烏亮,
大概適合
掛上夜夜流散的點滴,
逆光仍無懼張眼。
彼此的光影攝下,
仔細一一疊好,
歲月作筆星辰為墨,
想已是
最瑰麗的情信。

不常璀璨的如今,
惟願記憶尚未隕落。
回首,
那些貌似脫離的航道,
早在老去以前,
烙過了悲悲喜喜。
而這一切一切,
該是永恆的回答,
明亮、從不閃爍的,
是每眨一次,
我都記下回家的地圖。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日初稿
二零二二年一月十日修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