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黔弔祭楚霸王

王昭凱

滉滉清粼湖暈     映印不屈神魂
彼岸花墜下的淚滴 為孤寂演繹
千軍萬馬流露的憤恨 亂世霸王歷經的劫敗

烏騅主人 提起霸王槍
挑翻了楚地 卻刺不落馬上的沛公

西方一介布衣 東岸一代梟雄
曾經的宏圖帝業 被那鴻門之約 粉碎
項羽那凌鋒的銀劍已蝕為塵鏽
虞姬那染血的衣帶已流於風雨
隨風消逝於 江東之地
被歲月無情的劃入汗青 融為歷史 一頁墨

因西風而起的不甘 不甘沉寂下的
戰魂 佇在江畔 倚著松柏巨樹
低吟著 時不利兮⋯⋯

我乘著輕舟 痛飲濁酒 諦聽楚雨的謳奏
雨聲悠悠 敲出黔江對楚王的緬想
楚歌縈繞 飄於懸掛江心的孤舟旁
雨珠濺起的水華 映出我醉於悲曲中的面容
心頭浮出難言的情愫 溘然舉杯 對江詠

大江東逝  襲捲走 千古驚才絕艷之輩
烏水東流  淘不盡 江底兩千餘年傲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