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荒唐

肥松

思緒發脹著
很是疲憊

難耐往事像膠卷在腦海放映
是離散的
是定格的
是猙獰的

錯綜複雜中
從來
就沒有
如此憎恨
一個嬉笑自愚的
面龐

假使病懨懨是種成全
且讓我墮入永夜
好好折磨那該死的 善忘之人 直至永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