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人,我是中小企业法人

冷英野子

民法典上界定我为法人。
我是人,
不能发声,由法定代表人代为发声。

1992年过后,
我这个法人1993年3月3日成立。
以中国最为吉利的要久久的生生不息的谐音,
平平安安由1990年代走进2020年代。
2022年2月2日,农历元月初二,
公司春节假期值班的两个人相对感叹,
“不容易啊,公司这么个中小企业走到现在!”

十六层楼高的办公室闲话
没有惊着任何人,我听着
听着,听着,因新春放假的平静而陷入沉思:
我做对了什么得以走到现在?我是站在
风口的一头猪吗?我是一头猪吗?
这得有多二,我才会这样想,我是一头猪啊!

我不是猪!
我是法人!
法人是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
依法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组织。
我是一级组织。
准确地说,
我是营利法人,
是以取得利润并分配给
股东等出资人为目的成立的法人。


利润,你不知道吧?
利润就是
按会计法做账;
按税法缴税;
按劳动法支付工资;
按社保法支付社会保险费;
按工会法支付工会费;
按妇女儿童保护法妇女休足产假;
按说不清的很多收入
减去所有支出,包括上述的支出,得出的数,
可能还要用此数弥补一下亏损,
当然,我这个法人是不会有亏损的,
当然,利润计算是很专业的,
我所说也不知对错,
真的需要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
如此多的法,
必须聘律师来任法律顾问,
以预防违法乱纪。
如此多的法中含有如此多的数要计算,
必须要请注册会计师来审计,
以利合规地分钱,呵,不,分红。

但是现在
我惊慌了,
有一家机构发布白皮书
说我国
集团企业或大企业的平均寿命7、8年,
小企业的寿命更加短,平均寿命2.9年,
每年有接近100万家企业倒闭。
我的个妈啊,
我都来不及装腔作势地说“MY GOD!”,
只能本能地喊出
妈呀。
还是妈妈是最安全的依靠,不是钱,不是分的红。

我绝不做小企业,
可大企业肯定不是,做中企业,可人数不够啊!
就算是中企业,满打满算也就5、6年的命数。
要多招人,
要多弄收入,
要做大企业,
可大企业也就7、8年的命,
难道去做外国企业?外国企业的命多少?
白皮书竟然没有明说。
这不是在故意扰乱我的决策吗?
怕死得要命啊!
谁来安慰我。
不要慌,
生死事大,
每临大事有静气,不,要静气,对,要
吸气,
呼气,
平复心气,
握拳,自己鼓励自己,让心气一高再高三高,
以头不晕脑不涨为基准,
有多高鼓多高。
刚才,确实是吓慌了神,进行了很多胡思乱想。
其实,算上开业前的筹备期,我都
风过
雨过
三十年,
还会怕2.9年的平均寿命,不,
七八年,不,五六年的寿命分析?
平均值与我这个个体无关。
我是百分百的长寿之命。
我成立的日子
已经内含了我可以久久的长寿,
这是长寿的基因,
我怕些什么?

88年前
“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之问
如晨钟暮鼓,
回荡在每间办公室,
警策
我这个人,
这个中国的法人。

且想像
我这个法人拟成一个人样,
以超过所谓科学统计的平均寿命
3、4倍,不,5、6倍,不,10倍的年龄,
站上33层办公楼的楼顶,
不管高矮胖瘦,
机构人多人少,
男女比例失调与否,
无论怎样都比顶楼要高就是了。
张开双臂,
笑看起落得失、风云变幻。
我自信力
满了又满,
鼓得伸展的手臂肌肉酸痛。

那两个春节假期值班闲话的人
到时间回家了。
办公室静谧、方正。
前台排班表上显示
明天是另外两个人值班,
后天是另外两个人值班,
再后天另外两个人值班,
七天假期
是不同的两人一组轮班。
好,轮班好。
办公室大门口贴有春联,
上联:生意兴隆通四海,
下联:财源广进达三江,
横批:春意盎然。
有上联有下联有横批,
这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穷啊!
春意盎然啊!
我还忧个什么鸟命
真是个鸟人!
不,
我是法人,
是中小企业法人,
总之,
我是人。
(2022年2月2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