慣於創作的延伸

電台情歌

一個跨越歐亞板塊的流行樂團,在五年前主唱自殺的消息讓廣大全球歌迷再次注意精神衛生防止自殺的後續發生,不能免談的說他留下許多讓人記憶深入腦內酚的選擇,有人說查理斯並沒死亡,在美國見過像似的他,詢問起他卻說不是人們問起的他,這樣的結局或許才是人們樂見的,簡單說他們廣大的音樂應該讓他們已經財富自由,也許當他有日在陽光艷耀的早晨失眠許久未眠,想著假如自己提早死亡怎麼讓自己的最樂愛的音樂結構存留,我在自己的記憶裡拚扣著章節,將已經演唱的歌曲記錄成每個單字與成語和句子將他們分散成個種單字和新的結構的新字,然後再用不同規則的前後中取穿插調閱刪除,以三點一四圓的結構,或者再用別人的一二三翻譯成新曲,但他們不再需要痛入身體的聲音取悅著每個受傷的人們,用原本的六十首個解成結構在總和出新曲,簡單說就一個既定映像的電影重新在剪輯順序編排同樣的畫面相似的台詞卻每個人都說出一種對這場電影的回憶重點,就好像那年最美的女主角框進了電影大螢幕無論她生活細節,只論那場電影裡她的風華年代。有些記憶再過了時間六十年後卻覺得不合理的問題,電腦卻自己演算出適合當代的記憶,其實記得甚麼更選擇記得哪個片段都是讀者自己選擇的,在他選擇點選不自由不規則排序,每個人在自己的情緒裡面聽著電台情歌紀念著自己的一樣與獨特,其實一點一些都不特別。只是不斷地在評論個挑剔著自己與別人的思想價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