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

葉子 

而一隻黑斑彩蝶,怎能橫過廣漠的
太空一樣的太平洋,翕張的薄翼
如情人的眼睫,顫動、恐懼那
飄散的腥霧。飛蛾怪叫,震碎
山下的燈。被赤霧漚壞的山城
回憶仍舊灼熱,燒痛點燈人的手
從此,點起燭光的晚上,都是祭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