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之间

冷英野子

(一)
一日早餐
我大声向妻子宣告
我要做一个诗人

妻子说
吃豆腐花
吃豆腐花

我老婆的
这同语反复的
就是诗啊

(二)
好辣
好辣
其实就是好痛

深圳生
深圳长
深圳户口的
那粒女

不解地问
爸爸
你是江西人
也怕辣吗

这话
问得我心酸心痛

(三)
我家
那粒女
初长成

生怕长胖
吃饭少少

我说
以男人的角度
还是喜欢女人有点肉肉的

我是女学生
我妈是女人

她妈——我——的
老婆
确实是女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