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倍歡

向黑夜伸出雲影
我握下李白的酒壺
踏死靈感
路人卻彎不下腰

拾不起來的
還有醉意
詫異雪花這逃犯
明明散落滿城
卻無人在意
只靜靜,靜靜地躺下

一堆三尺如山
白銀銀
富裕
又被流浪漢嫌棄
刺手難受
世界財不易啊
冬季竊笑起來

在這北方的
白皓皓,晚上
只有人踏過的路
是黑色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