躊躇的信

文 

詩,我已數年未吟詠
是因為得了兄弟還是
花東 酒精 尼古丁
也許更可能
是想攢著 來寄一封 躊躇的信
對於親情書寫,我回想
我不曾

家裡人去樓空。那年 我十三歲
牽著我手 故作堅強的人 十六
我不知道她背對
我 流乾多少眼淚

每個人的人生總要 轉個彎
竟又回到四角
那是我爹 在最熟悉的家鄉打拚
烏黑到花白 那鬢鬚 我如今才
驚覺 歲月催人老
不禁怪少年木訥
沒有多珍惜時光

媽媽的提點 總在我心頭 繞啊繞
要有禮貌 不要沒家教 這樣做不好
有時我總覺得
是在耳邊揮不去的蜜蜂
殊不知 她嘮叨
是我專屬的童謠

這還只是上半首 我才剛要啟程
但在旭日東昇
我不能遺忘黎明的那三盞燈
待我體會更多暖冷 再來完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