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中

雪里

「沈盟,能像現在坐在 T 館陽台,跟你一起看下面的水池、魚跟綠樹,我覺得很寧靜。」玄佐站在沈盟的旁邊看著下面說。

「哦,難道不是覺得大熱天的在外面一直冒汗嗎?」沈盟跟玄佐看著一樣的方向,雖然三樓沒有很高,但是他對於樹木在這個高度依然蓊鬱感到同樣非常的喜歡跟慶幸。

「如果你覺得熱,我可以請你一杯飲料阿。」程玄佐本來手臂依著欄杆、身子也安全的靠著,但聽到沈盟的話轉頭看著他。

「開玩笑的。」沈盟緩緩地說。

沈盟跟玄佐之間共享安穩的親密,兩個人只是站著,但逐漸真的覺得熱了起來。

「程玄佐,要不要去計中吹冷氣用電腦?」沈盟一個揚手,程玄佐的眼神這才真正看向他。
「阿噢,好啊。昨天你從推特上找來的那個連結,我還沒空看,待會剛好可以用。」程玄佐答話。

下到 T 館一樓,兩個人騎上各自的腳踏車,往計算機中心騎。兩個人的身材都非常頎長,踩著腳踏墊,輪子的光影跟路面玩起顯沒。兩人一前一後,兩旁高聳的樟樹彷彿感覺不到炎熱般,每片綠葉都為兩個好孩子邀來陰影跟閃動。

「沈盟你傳這什麼倉鼠嚇到的影片噗哈哈哈!有夠!好笑!哈哈哈哈哈!」玄佐笑到一半把臉埋在手臂裡悶笑。全計算機中心的好幾行放置桌機電腦桌前的人,有人賞了他白眼,有人以憐憫的眼神看向二人。

沈盟滿意的勾起嘴角,相當愉悅的神色,拍拍程玄佐的背說,「很可愛吧!」沈盟的微笑並不只是因為影片好笑,而是他看玄佐因為自己傳的影片跟著覺得好笑,有種「贏了!」跟「你看吧!」的感覺。

「沈盟,你不要害我因為笑倉鼠反而淪為計中(計算機中心)笑柄。」程玄佐搭了一下沈盟的肩膀,試著表現嚴肅。
「知道了,誰叫你忍不住呢?」沈盟笑說。

「你認識我以來有哪時候我忍得住,忍得住的關係還不都是被你帶壞的。」玄佐壓低聲音,語帶威脅。
「稍早在 T 館是誰說跟我在一起覺得很寧靜?」沈盟回話。

「我……」玄佐一時支吾。
「哈哈哈!好、啦!」沈盟露出今天以來最發自內心的笑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